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二)

#回忆杀注意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扶我起来我还能更!
(这个小短篇一点也不短!!)
嗷鲜嫩嫩的小追凌磕起来得劲!
希望没有ooc吧。

二、
云深不知处坐落山栾之间,山水皆有,清幽静谧,清晨有薄雾环绕,云里雾里一派仙居之气。
六岁的小金凌第一次跟着小叔叔出远门,刚踏进蓝家下面的山脊就有松针与泥土的清香伴随一路,两颗雪亮的眼珠左看看右看看,牵着金光瑶的手一步步紧跟着,进了大门后更是吸了许多门生过往的视线,都在好奇金宗主这次怎么带了一个小糯米团子来。
虽然大家都顾及家规不可多视,但小金凌还是被盯得后背发麻,猛得扑到金光瑶的腿上,撞得金宗主身形一晃,被打断了步伐。
金光瑶无奈笑笑,向他伸出双臂,道,“阿凌不想走了吗?”
小金凌发出一声鼻音,放开了小叔叔的大腿往前奔去,又转身朝他道,“阿凌自己可以走!”
这憨态可掬的模样引得几位门生不小心笑出了声,小金凌双颊一红,自顾自跑了。
金宗主笑着摇摇头,突然有声音叫住了他。
蓝曦臣和蓝忘机刚下了早课,刚步出兰室便撞见了金光瑶。蓝曦臣示意蓝忘机先走,后者带起一身清风就离开了。金光瑶看着蓝忘机离开的背影,惋惜地垂了眼眸。
蓝曦臣踱步过去,道,“昨日才派人去给三弟道声邀请,今日怎来得这样早?”
金光瑶笑道,“三弟光想着和二哥一同品茶论书,便来得有些急了,不知有没有打扰到二哥日程?”
蓝曦臣道,“今日课业已完成了,三弟来得正是时候。请随我来吧。”
金光瑶点头于他同行,却突然想起了刚刚跑掉的侄儿,脚步一停。
蓝曦臣问道,“可是忘了什么东西?”
犹豫片刻,金宗主再次跟上,笑回,“无妨。 ”
这里是云深不知处,应该不用担心。

小金凌跟着石板路一路嗒嗒地跑跳,一回头便发觉自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四周幽竹环绕,光线微弱,风气一阵传来唦唦的声音。
活脱脱的邪魅之地!
蓝思追正值七八岁,是小孩最为活跃和好奇的时段。今日他负责巡视后山,同门的几个弟子贪玩边走变打闹,一经蓝思追制止,便都不闹了。
有弟子嘟哝道,“师傅们又不在,这么严谨做什么。”
大家都是刚送来蓝家做门生的孩子,一时好玩的天性难收,蓝思追何尝不是,但他不能辜负含光君对他的期望。
蓝思追清清嗓子,学着蓝忘机的强调,冷淡道,“家规在前,须得遵守。”
后面的弟子哄笑起来,“思追这次学得颇像。”
蓝思追佯怒道,“加上师兄二字!”
众弟子嬉戏着回答一句“是,思追师兄!”说罢又打闹了起来。
蓝思追管不住他们,只能无奈摇头继续前进,路过一处幽竹密林,听到了隐隐约约传来的哭声。
众弟子显然也是发觉到了,马上停止了打闹。他们显然是被这里阴森森的气氛加上那密之哭声吓到了,连拔剑都拔了一个转身才将剑脱离出鞘,互相背靠背警戒着周围。
只有蓝思追仍然沉稳,手抚上剑柄,雪白的尖峰指着身前。
有弟子哆哆嗦嗦道,“云深不知处怎么会有鬼……”
蓝思追立刻打断他,“我去探探情况,你们原地待命。”
众弟子感动,齐声道,“是!”

小金凌正哭得正欢,忽然就有人从旁边的竹林里走了出来,蓝思追见原来是个小儿在哭,便收了剑锋挂上温暖的微笑。
金凌哭得玉白的脸绯红,脸颊上还有许多泪痕,见有人来了却突然闭了嘴,就像刚才哭的是一个跟他毫无干系的人一样。
蓝思追见他衣着不凡,金黄色的袍子上还有一朵刺绣的白牡丹,回忆蓝启仁的课堂,讲各名门校服的时候好像有提到过衣服上的白牡丹。
——兰陵金氏。
蓝思追听闻过金宗主有一个可爱的小侄子,便猜测道,“您就是金小公子吧?怎一个人在这玩耍?”
他故意避开撞见金凌大哭的事,那种反应对方肯定是不愿意让人看见的,留心对方的敏感点也是为人处世的一种方法吧。
果然金凌并未生气,冷哼一声,操着属于小孩的声音学着大人质问他,“你是什么人?”
蓝思追正要说话,背后却突然冲出了几个人大喊,“思追兄你怎么这么久我们……”
众弟子没有听到打斗声便收了剑急忙冲出来,生怕蓝思追被什么怪物拖去吃了,然而并没有撞见什么哭声凄厉的怪物,只是一个满脸泪痕的小孩。
其一弟子突然笑道,“我还真以为是什么怪物在哭呢,原来只是个小孩啊。”
金凌被戳了痛处,面色难看。
又有一弟子加油添火,对金凌调笑道,“小孩子快回吧,这里凶险得很……”
蓝思追立刻制止道,“景仪,不得无礼。”
被叫做景仪的弟子闭了嘴,其他的也听话没有再起哄。
蓝思追刚想再补救一次,金凌却突然撒开脚就跑了,众弟子一愣。
“思追兄,你追什么啊!”

“金公子!”
“金公子你等等!”
金凌人不大跑得却十分快,蓝思追一时半会撵不住,却如老天神助——金凌跑的太快,碰的一声。
蓝思追赶紧追上去,恭恭敬敬地把他扶了起来。
他蹲下来一边给金凌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又语重心长地道,“您跑什么呀,他们都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的……”
金凌红了眼眶,一滴温热的水珠砸在了给金凌重新束腰的手上。
蓝思追愣了,他看着金凌热泪盈眶的双眼,眼泪就像珠子断线一样的掉了下来。
他急忙道,“我错了我不该追你,哪里受伤了吗?要不要看大夫?对不起对不起啊……”
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翻转着这小团子,并未查找到伤口,暂时松了口气。
金凌仍是在哭,却瘪禁了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只有眼泪在不停地掉落,让人又急又心疼。
蓝思追拿出手帕给他擦了擦湿漉漉的眼角,然后握住他肉肉的双手,悦然道,“我带你逛逛云深不知处吧,带你玩?好不好?”
金凌不点头也不要头,蓝思追就当他同意了。

促膝长谈了一下午,金光瑶终于想起来还被自己晾在外面的侄儿,本想告辞自己去寻,蓝曦臣却执意要送行,便没办法笑着与他一同出了茶室 。
寻了几处,在冷池前面的凉亭里发现了坐在一处看书的蓝忘机,正欲开口询问,走近之后却吃了一惊。
几名身穿蓝家白色校服的弟子咬着抹额单手倒立在地上,另一只手还拿着笔,小脸逼得通红、艰难的写着字。金凌也在其中。
蓝忘机不紧不慢地看着书,金凌看到他身后终于出现的小叔叔不禁双眼放光,差点开口,蓝忘机就站起来对身后的人做礼,:“兄长,金宗主。”
金光瑶早已听闻蓝家家规严厉,却不想连对待小儿都如此严谨,他看向金凌,“不知他们犯了什么过错,要如此惩罚?”
蓝忘机道,“在云深不知处疾行、喧闹、不尊重师长、破坏花草,罚倒立抄写家规,之后还有重罚。”
几名弟子听到“之后还有重罚”后不禁哀嚎了出来,蓝忘机又道,“加抄一遍。”
这次没人敢嚎了,金光瑶道,“这次是我没能管教好阿凌,在下先行谢罪,可他怎么说也不是蓝家的弟子,这些惩罚应该足够了。金陵台还有些事没有处理,在下先带他回去可否?”
蓝忘机看向蓝曦臣,后者眼神同意,他便放手,“去吧。”
金凌立马翻身下来,揉揉了酸掉的手臂,扑向小叔叔的怀抱。
他不说话,金光瑶再笑道,“你这小调皮鬼,这下可吃苦头了吧?”
蓝曦臣道,“马车已经备好了。”
金光瑶点头,“告辞。”
蓝忘机垂眸示意。
正在倒立抄家规的蓝思追松了口中的抹额,朝离开的金凌喊道,“下次再来玩啊金公子!”

下山的马车颠簸,天边已有火烧云,小叔叔虽然嘴上说着要责怪他,还是在轻轻的给金凌揉着手臂,笑道,“是交了朋友吗?”
金凌不说话也不否认。
金光瑶看了他,再看向窗外火色的天边,淡然道,“挺好。”
金凌装作没听见,将袖子里的手帕收到了心口。

———————————————————————
蓝思追:大爷再来玩啊~!(噗hhhh被打死)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