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三)

#cp追凌
#有ooc
从二开始都是回忆,别搞混了,时间线切换我会标注的
(原作记得很模糊了,努力穿插原作时间线盲点)
明明说好只是写车的,怎么突然扯出来那么多剧情(捂脸x)
没捉虫。




三、
“我给你带了这个。”
蓝思追摊开掌心,一颗小巧玲珑的玉铃躺在中央,在阳光下闪着莹润的光芒,成色极佳,配有金黄的璎珞。或许是他觉得这十分适合金凌,才特地买来送给本人。
但金凌不喜欢这些中看不中用的玩意,轻哼一声转头不看他。
蓝思追知道他还在生气,讪讪刮脸道,“抢了你的猎物是我不对,可是你一个人对付不了那百年骨兽啊……”
“我怎么就对付不了了!”金凌被戳了痛处,跺脚炸毛道,“要不是你们半路杀出来,我差一点就能拿住它了!”
蓝思追不说话了。
确实是差一点,差一点那骨兽就咬住他了!若不是蓝思追及时赶到腾空一脚飞去,将那只差几寸就下口咬住金凌的畜生踢开数米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东西活了几百年,一口下去还不知道断哪里。
可金凌只知道,这是他先发现的,拿下那东西的人也应该是他。
蓝思追极度后悔,为什么最后一击不让给金凌。
因为他一看见金凌有危险想也没想就冲了出去,当场就让那骨兽暴毙而亡。现在想想那上百年的骨兽也不是几个刚初出茅庐的小辈能解决的,天知道为什么蓝思追直接就把他秒杀了。
在别人看来他是救人英雄,在金凌看来他就是个抢兽头的愣头青。
金凌当场气红了眼眶,摔下锁灵网转身就跑,几个蓝家小辈追都来不及。
蓝思追不好意思了,他上去直接把玉玲塞进了他的手里,安慰道,“这里面是那骨兽的灵丹,戴在身上有益灵力增长,就当做赔礼吧。”
金凌没推开,还是把那玉玲拿了过来,玉石碰撞的声音清脆好听。他佯怒道,“什么叫做赔礼,这个本来就该是我的!”
蓝思追赔笑,连称是,“那就是物归原主。”
金凌别眼不看他,却听不远处有蓝景仪的叫喊。
蓝景仪连蹦带跳朝蓝思追这边挥手,边跳边喊,“思追你快点啊!含光君和魏前辈已经到云梦了!”
蓝思追回道,“马上!”又对金凌说,“你要是消气了下次再一起去夜猎吧,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金凌垂眸看着手中的玉玲,再抬头时面前已没人了,蓝思追已汇合其他弟子,御剑飞行的背影离他越来越远独留他一人站在原地。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金凌不禁红了眼眶。
他握紧了玉玲,又松了手,转身回金陵台。





一向疼爱他的小叔叔就突然那么消失了,金凌在庙前看着蓝思追、蓝忘机与魏无羡三人的背影,心里五味陈杂。各大家主们聚在一起热烈地讨论如何处置那口棺材与金家,金凌只是神识飘忽地站在一旁,就被舅舅江澄突然放在他肩上的手吓回了神。
江澄没有低头安慰金凌一句,却对那些家主们宣布道,“金家家主,由金凌继承是理所应当。”
他们好像不太怎么认同,毕竟金凌还小,怎么可能有继承家主之位的能力。舅舅江澄仿佛充耳不闻,坚持要金凌接了这位置。
有江宗主撑腰,金凌就迷迷糊糊地被推上了金家家主的位置,和以前经常结伴夜猎的门生们在身份上就被瞬间拉开了距离。
不能随随便便地就哭,也不许和那些弟子身份的人结伴,除了学习如何管理金家大小事宜外,他要学的还有很多。
曾经恃宠而骄的金丝雀被戴上了地位与权利的高冠,拴在笼子里被迫成熟。
金凌有时候会装作处理文书,一只手撑头一只手在一大堆的纸案上咕噜咕噜地玩着蓝思追给他的玉玲。镂空花纹的球型玉壳里,一颗血红的灵丹在随着他的动作在滚动,清脆的撞击声只有他才能听到。
他时不时会想起蓝思追的脸,分别许久,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是在兰室乖乖听蓝老先生授课,还是和魏无羡一起计划端了什么走尸异兽的老巢呢?
不管怎么说都好羡慕啊,起码不会像他一样,被舅舅强行拖去扎马步练底功,练不好就一鞭子抽过来;精疲力尽之后还要面对那些老头迂腐陈旧的说教,书案上还有堆了一天的账目等着他核对。刚阖眼休息,不出半个时辰天就渐渐地翻起鱼肚,舅舅江澄就要背着手来叫他训练了。
一天结束后的金凌疲惫不堪,不知不觉地就趴在书案上睡着了,沉睡前还在想——小叔叔以前是否也是如此辛苦呢?
肩上忽的被覆盖上一层物件,金凌勉强掀开沉重的眼皮,舅舅穿着紫衣在灯火下不太显眼的移动着,他悄然无声的吹了蜡烛,轻轻闭门而去。金凌再也撑不下去,闭眼就不省人事了 。
直到二日日上三竿,舅舅也没来喊他。
金凌头一次睡得神清气爽,绣着金星雪浪的毯子从他肩上滑了下去,像在提醒他想起昨晚舅舅来替他盖毯子和吹蜡烛的场景,金凌鼻子一酸。
舅舅规定七日为界,前六天须得学习训练,第七天才金凌期望的休息天。
他站起来对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伸个懒腰,决定今晚便去寻蓝思追他们。

——————————————————————
舅舅是小棉袄。算是欺负舅舅前的心理准备吧。
下章将会出现爆ooc剧情:【追凌共处一室】【追凌互相灌酒】【追凌酒后乱(哔——)】
当然最后一个不存在的。
车就留在时间线回归后吧。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