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四)

四、
蓝思追一如往常与同门弟子一行去往云梦汇合魏无羡,来到校场时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以为以后都不会再遇到的身影。
金凌闻声转头,朝蓝思追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蓝思追在台阶下看着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分别的这段时间真的能发生很多事。成为家主后的金凌像是长大了,一身稚气几乎褪尽,明明还是那熟悉的五官,眉间的朱砂似乎都更加深沉了。
他看得出神,背后的蓝景仪轻微推了他一下,这才回过神朝他行礼,“金宗主。”
金凌提起的嘴角在一瞬间下榻又马上不着痕迹地拉了上去,微微垂下眼帘掩盖住那一闪而过的失望。
魏无羡看不下去了,上去就搂住金凌脖子朝蓝家小辈笑着说道,“别叫得那么生分啊,金凌又不是什么外人,大家私底下还是和以前一样吧。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这样一说大家好像都松了口气,刚刚凝固的气氛缓和了下来。曾经要好的门生们又眉开眼笑地上去围住了金凌,这次则是蓝思追不敢去了。
魏无羡一眼看破,无奈地笑着靠到蓝思追旁边去,撑在他肩膀上轻佻地晃了晃,“小情郎,你的心上人在上面呢。”
蓝思追听到这“小情郎”三个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对金凌有好感的事在含光君和魏前辈之间不是秘密,虽然只是有一点点的倾慕之情,魏无羡却老是主动地贴上来给他科普一大堆关于怎么追他、怎么讨他欢心的主意。后来就没有实战的机会了,但那骨兽灵丹玉玲也确实送到对方手里。
蓝思追很好满足是真的。
他摇了摇头,“现已身份有别,能再与他出行一次也算是了了我的心愿。”
“小思追儿诶!”魏无羡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你还真是含光君亲传,连这方面也和他一模一样。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一样啊,而且那还是多亏了别人……”
他眼咕噜一转,突然道,“要不我去跟他说?”
“使不得使不得!”蓝思追慌忙扯住魏无羡衣袖,生怕他真跑去讲了,“这事真的没什么,不用您费心的!”
魏无羡深呼吸一口,与他一同看着被众星拱月的金凌,再劝道,“这下金凌可不同往日了,没准这就是你最后的机会,不好好抓住会遗憾终生的!”
蓝思追沉默,这点他自然是懂的。
纵然是金凌……也有这份心,且不说江宗主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亲侄子也跟着断袖,他或许也会因为此次告白而被讨厌吧,毕竟金凌对含光君和魏前辈的事抱有的态度和江宗主几乎一致。
蓝思追不自觉的捏紧了衣角,根本不敢再看金凌的笑容。
金凌随口回应着他们的问题,眼睛却时不时往蓝思追那瞟,心想这家伙怎么还不上来,等得他词都快忘光了!
魏无羡双手抱胸,“想好了吗?”
蓝思追手上松了力,重新抬头整顿表情,迎向魏无羡的双眸应道,“嗯。”
魏无羡乐了,暗搓搓手道,“来来来,我教你……”

此次历练前去云梦不远处的西北处,一座小城坐落在山清水秀之中。魏无羡掐指一算,这里风水极佳却盛阴,不仅是因为这里女子多,还有传闻中的“医仙”作祟。
“‘医仙’?不是仙吗?”有弟子不懂了,魏无羡耐心解惑道,“此仙非彼仙。有的鬼怨气太重会伤人性命,平常人怕直接叫鬼冲撞了它引来杀身之祸,这才敬称为‘仙’。”
再怎么大的鬼对他来说也不过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但对于历练这些小辈也有足够难度了。
一说到这就有人兴奋起来了,蓝思追偷偷瞟向魏无羡另一边的金凌。对方目不斜视地往前直走,好像对这“医仙”也充满了兴趣,又仿佛随意瞟过一处风景似得地收回了目光。
另一边的金凌紧张地后颈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得到蓝思追的视线后更是头皮都炸裂了,不禁屏息凝神地装作没事人似得继续往前走。
中间的魏无羡看透太多,只能暗自叹息小年轻的青涩爱恋了。
一群人结伴哄闹着进了城,这里不愧是传说中的“婉儿城”。
只见大街上人多却具是女子,有的梨花带雨有的活泼可人,街边大多都是卖女子首饰与刺绣的摊子,摊子前零星几个前来选购的伊人,有年纪稍小的在结伴扎花、放风筝,可称得上最养眼的街景之一。
魏无羡吹了一声口哨,引得众美女齐齐回头。
这里大概是头一次来这么多男子,还个个衣着光鲜,一派不凡之气质,就连路过的大婶大娘都多看了一眼,年轻的小姑娘更是用香袖掩面而逃,。
金凌抽了抽嘴角,蓝景仪道,“我们……这么吓人吗?”
某种层面上是的。
魏无羡干咳一声,道,“我们先找间客栈整顿一下,然后再找人打听打听。”
众弟子点头。
可谁知,一行人从街头走到街尾,几乎走哪哪就有人落荒而逃。,个个都活像是神仙一般脚下生风,不一会就散得没了人影。更别说是客栈,就连是平常的酒家也是见了他们就闭门休业了。
这下众人就纳闷了。
“难不成……我们真的很吓人?”
蓝思追道,“这事有蹊跷。”
魏无羡抚掌道,“思追说得对,你们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打听一下情况。”
众弟子闻言相互而视,又看向笑得一脸轻松的魏无羡,齐声道,“魏前辈出马不是更快吗?”
魏无羡摊手道,“是你们历练又不是我历练,我只负责带你们来罢了。”
“……”
大家像无头苍蝇一般,果真开始思考起了法子。蓝思追更是懂得不能光靠魏前辈相助,便开始环视起了四周,正好与金凌的视线相碰。
两人脑子都炸开了一朵小花,匆匆避开又看往别处,魏无羡笑意更深。
忽一名弟子不知从哪拉来一个女子,那女子说大也不算大,十五六岁的模样,手指绞着手帕,洁白的门齿轻咬着樱色下唇,不敢正眼相看。
众人像是见着了救星,蓝思追则作为代表,道,“姑娘不必害怕,我等初来贵宝地想寻个住处,哪想街上的人见了我们就逃得干净,所以想向您打听个究竟。”
女子见他言行规矩,颇有大家风范,想了想便松了口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听老一辈的嬷嬷说,整座城已经几十年没有男丁了,而且如果是遇见了外来的陌生男子,千万要逃开,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
蓝思追道,“那您……?”
女子状似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道,“我看见大家都莫名其妙的开始逃了我也跟着逃,没想踩中一只瓜皮摔倒在地,幸好这位公子相助,这才让我受伤的脚踝好了许多。”
那名弟子被指名道谢,回道,“应该的。”
蓝思追道,“实不相瞒,我们正是为了这坐城中的‘医仙’而来,姑娘可知一二?”
女子脸上顿失血色。
她开始慌张起来,甚至有些结巴地道,“这里实在不是什么讲话的好地方,不知各位可否屈尊到小女子家中一坐?”
众弟子脸仿佛上了层光,蓝思追仍一丝不苟,“有劳。”

——————————————————————
有4.5章,整个太长我划开了。(因为困=_=)
剩下的我会尽快补上,互相灌酒会实现但是可能与预想的有偏差
我在努力提高写作水平,留个评论虚心夸夸我好不好!扣A扣nigun
欢迎捉虫
四中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