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四中)

#主cp追凌 狗血恋情
把心不得章章都是糖,甜到ooc上天的那种糖!)
#有ooc注意

四中、
女子将他们引入一座小院。
  这小院占地不大却精致,红漆白墙,,雕花纸门,华丽的表面却盖上了一层青苔,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周围有干枯的椅塘围绕,正是寒鸦鸣叫之时,秀美的风景里凄寂更甚。
  魏无羡见了此屋不禁轻吹一声口哨,蓝思追懂了。
  这屋子表面着起来崭新如新楼,恐怕是一直由怨魂执念保持着这个模样。这女子也肯定不简单。
  蓝思追以感谢根邀为由,朝前方带路的姑娘问道“不知姑娘姓甚名谁,我等日后定当重谢。”
  姑娘笑道“重谢就不必了,善待来字是理所当然。小女子无姓名妙春,习得旁门左道治些小病。还未请教各位贵公子何家门派人物呢?”
如此青春美妙的女子实在无法让人联想到不好的邪物。但蓝思追选择保留,不能交代得太过详细。他偷看魏无羡的眼神,对方投过来的是应允。
蓝思追道,“在下蓝思追,除了这位金凌金公子之外都是姑苏蓝氏门下的门生。偶闻婉儿城‘医仙’作祟,正好就来此历练,还希望妙春姑娘不要保留,将知道的都告诉我们。”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这座房子的前厅,妙春将他们安顿坐好,才道,“这‘医仙’啊,据说从前是这婉儿城的红人。似乎懂得起死回生的仙术,许多垂危的病人都因为她的妙手回春活了过来,故而将她称为‘医仙大人’。”
蓝景仪道,“那她活着的时候还是个好人啊,为什么死了就成了厉鬼,还要害人性命?”
妙春继道,“她虽然口碑甚佳,却常常白纱遮面,众人好奇但不敢妄自询问。直到有一天,一个负伤的陌生男子倒在了她医馆的门前。‘医仙’大人医者仁心,施以援手,两人却暗生情愫,私定终生。”
魏无羡翘着腿,道,“不错的佳话。”
几名弟子听上了瘾,纷纷期待地道,“然后呢?”
妙春道,“新婚当晚悲剧就发生了。那名男子终于掀开了‘医仙’大人的面纱,不料这面纱下的居然是丑陋至极的脸,顿时后悔莫及一刀断送了‘医仙’的性命,抱着她的嫁妆逃出了城。从此以后这里若出现男客,轻则让他失智状癫狂,重则暴尸荒野。从此便无人再敢收留男客了。”
如此戏剧性的结局让众人都唏嘘不已,一时间沉浸在这复杂的心情中无法自拔。
让这气氛凝重的是妙春,打破这气氛的也是她。妙春拍手道,“好了,故事该讲的也讲完了,各位稍作歇息,我去泡些茶来。”
蓝思追回神道,“有劳了。”
妙春抿嘴一笑,移着轻快的步子从侧门出了前厅,离开前还不忘偷看上蓝思追一眼,其意味不明。
待她走后,蓝思追还未察觉到妙春的相望,身旁的师弟凑上来对蓝思追道,“思追兄果然厉害,如此便摘得一朵桃花。”
这是名刚入门不久跟着蓝思追蹭经验的弟子。
蓝景仪斥道,“你也忒不知分寸。”
蓝思追不免尴尬,目光不自觉的落到了魏无羡身旁的金凌,对方却一脸冷漠爱理不理的表情。正欲还口,魏无羡居然火上浇油道,“小家碧玉、翩翩公子,与你还真有些般配。”
蓝思追哭笑不得,金凌突然道,“果真般配,天作之合。”
众人刚经历了悲情凝重的气氛,此时又再体验绝对零度的感受。不得不说,这一定是让他们最为难忘的一次历练。
然而金凌刚说完就后悔了,一层不明显的红晕浮上耳尖,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他为什么要吃蓝思追的醋啊啊!

———————————————————————
写了又改改了又补居然才这么点啊啊啊啊啊
这星期望带手机真是气成两百斤的狗子x
下章应该会爆字数(章数早爆炸了)
追凌告白快到了,金凌女装解锁√
给个提示:医者仁心。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