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五)

#主cp追凌,狗血的恋爱故事
流下了不会埋伏笔的泪

五、
多亏妙香及时回返回,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尴尬,跟着队伍一起尬就对了。她为每人递上一杯,道,“农家粗茶,不成敬意。”
蓝思追道过谢轻呷一口,清冽的荷叶在唇齿间香气四溢,令人神清气爽。
魏无羡道,“好茶。”
其余的纷纷称赞好茶,金凌却是一口也不碰。
蓝思追与魏无羡都注意到他又耍起了性子,前者并不敢再多说什么,后者眼咕噜一转,又有了搓红线的法子。
正巧妙春见外面天色渐晚,要留他们住下,这正合了魏无羡的心意。反正客栈也住不成了,难不成还要这娇气的金公子跟他们一起睡荒郊野外吗?
蓝思追交涉完毕,魏无羡站起身,对金凌道,“咱俩出去转转。”
“哈?”金凌刚想驳回就被魏无羡粗暴的拉着手腕跑了,蓝思追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背影发愣。
——含光君保佑魏前辈不要荼毒金凌……
妙春说要准备晚食,其他的弟子都撸起袖子要去帮忙,刚刚还颇为热闹的前厅就冷清了下来。妙春凑到蓝思追身后,轻声在他耳边道,“蓝公子可知相思二字?”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蓝思追一脸茫然地侧头看她,妙春则用袖掩住嘴唇轻笑。
相思,世间有情人之软肋。可利如刀刃,可温如暖流。
蓝思追,是当年含光君对魏前辈的断肠相思。
那他呢?为谁而思追?

金凌被魏无羡拖着走了数百步,终于忍不住使劲甩掉了那桎梏自己许久的大手,边揉边道,“你要做什么就直说,干嘛把我拖这么远!”
魏无羡点头,道,“你觉得蓝思追怎么样?”
金凌停下了动作,不可置信地道,“什么?”
事关他和含光君的宝贝弟子与师姐孩子,就算江澄在中间强行隔断,这个红线他也要牵到底。
如果是两情相悦那就再好不过。
魏无羡心里搓手,却面不改色道,“你觉得他不好吗?”
“干嘛突然这样问我,”金凌红了脖子,仍然坚持道,“他好不好不应该问你们自己吗?我怎么知道?”
他腰间绑着的玉铃清脆作响,魏无羡立道,“这铃他不是说要送给一个很重要的人吗?怎么在你这?”
金凌的脸果然立刻变得通红,不再做声。
要说魏无羡不知道那肯定是假的,蓝思追那点藏不住的小心思他一眼就能看破。
不过机会还是要靠思追儿自己把握的。他话锋一转,问道,“对了,你今年多大了?”
金凌后退一步,汗颜道,“有什么关系吗?”
魏无羡抚掌,“关系可大了。这‘医仙’之事其实十分好解,但对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小朋友还是太勉强了。我单独把你叫出来就是想给你一个提示,就看你能不能领导大家突破难关了。”
“我?”金凌指着自己,“所以这和我的年纪多大有什么关系?”
——金凌此时十分后悔他信了魏无羡的鬼话。
脑中的魏无羡道,“你年纪还小,正是身体里阴与阳不平衡之时,适当的伪装甚至能骗过非人之物。你拿着这钱,去城中买两壶酒来。买东西就不用我教了吧?”
于是金凌便被套上了女子的藕粉齐胸襦裙,头发被魏无羡放下,硬是挽了一个丱发。若不是他表情生硬狰狞,其他人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人见人爱、俏皮可人的邻家小丫头形象。
魏无羡给他换好了衣服,还不忘评论一句,“好一个俏佳人!”
——俏什么佳什么人什么!!
什么医仙什么魏无羡都通通见鬼去吧!
要不是街上有那么多人看着,他恨不得撕了衣裙拆了头发大不了裸奔一遭!
但冷静想想,若是这样做了,「兰陵金氏金宗主在婉儿城街上爆衣裸奔」的消息第二天便会人尽皆知,到时候就不是成为红人这么简单了。舅舅会真的打断他的腿,让他一辈子都狂奔不成。
他不想让这一时的潇洒毁了以后所有的可能。所以他选择穿着这轻飘飘的襦裙,带着随时踩到裙角摔倒的可能,走完这一趟。
忍得一时风平浪静,本公子就不和你们计较了。但这街上也安静过头了吧,搞的他总感觉有人在背后窃窃私语,悄悄地戳他脊梁骨。
金凌进了一家酒肆,这些人总算没有见着他就跑,,但这里的环境让金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外面天都快昏黑了,这里却不点灯,只有昏昏沉沉的零星蜡烛点在角落,照锝在这里坐着的女人们面色惨白阴森恐怖。白日喧哗的街道在这时静如死寂,金凌绷紧神经仍不忘伪装,轻声细语地对柜台前的老人家道,“打两壶好酒来。”
只见老人家木讷地转身出了柜台进了疑似酒窖入口的地方,金凌独自站在柜台前不敢乱动,微微侧过脸观察店内的情况。
店内的酒桌前坐了不少人,如一具具尸体,有的状如喝酒,有的谈笑风生,明明是风趣简单的画面,此刻却显得毫无生气。金凌背上起了一层薄汗,努力忍耐着夺门而出的冲动,那老人家才终于拿了两个陶罐回来。
金凌拿出魏无羡给他的酒钱拍在桌面上,但这老人家像是被施了什么法术,将把酒壶放在桌子上的动作放慢了无数倍。
金凌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暗处窥视他,终于憋不住了直接上手去抢,却不小心碰到了那老人家的手,突然寂静的空气中发出了油煎肉饼的“滋滋”声,他抱着自己刚刚被金凌碰到的手痛苦的尖叫起来,顿时一呼百应,整坐死寂的婉儿城如同人间地狱一样,痛苦的尖叫声响彻苍穹!
金凌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被这诡异而恐怖的场景吓坏了,还不忘抱着魏无羡托付的两壶酒一路狂奔。中途他咬牙撞开了许多挡在他前面尖叫的女人,也像碰到那老人家一样发出了刺耳的“滋滋”声,那原本就凄厉的尖叫更是惨壮了十分。金凌瞬间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那妙春的解释漏洞百出。什么“不可接待陌生男子,否则会惹来杀身之祸”,婉儿城阴气重也不止是有‘医仙’在作祟……
———这哪还是婉儿城,根本就是一座怨灵城!
魏无羡早已察觉此事,故意不告诉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长见识多历练。果然还是他太年轻了。
但就算整座城都是怨灵,只要联合起来一起除去他们就是了,为何魏无羡还会说,‘你们什么都不懂会有些勉强’呢?
这不是小瞧他们,确实是他们有很多都不懂。
难道是‘医仙’被那负心汉所杀怨气过重,所以要了整座城陪葬泄愤?可故事里说她只对来访的男客动手,这座城的女人又是怎么死的?
金凌有的没的都在逃跑的路上想完了,完全不知自己背后其实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追来。那叫声实在可怕,逃出街道几里远后仍是不绝于耳。金凌一个酿呛崴了脚咕噜一声摔在了泥巴地上,酒坛子依旧被他抱在怀里,没让它飞出去摔成碎片。
脚踝上的剧痛让他的思绪暂时拉回,咬着牙硬是站不起来。他拉起遮住那脚踝的裙角,脚踝已错位,轻轻触碰便疼的他倒抽一口凉气。
他想,离蓝思追他们那里也不远了,不如呼救试试。但是那仅有的自尊心让他压下了这个念头。金家家主平地摔并坐在原地大声哭喊,传出去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想想以前杀过的走尸和怨灵也有不少,这次却如此不稳重被吓得连跑了数几里。夜色正浓,金凌汗颜,但见不远处有个灯火正在移动,不禁屏息凝神。
若是那些东西追来了,就算没带恨生在身上,他也能拖几个时辰,等魏无羡他们赶来。
金凌正抱着以死相拼的决心,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呼唤声。
蓝思追没看到他,喊道,“金公子——!”
金凌简直都要泪目了,破例服输一次,回道,“我在这!”
只见那灯火快速朝他移动了过来,刚刚经历了“死里逃生”的金凌忘了自己被套上女装除魏无羡再没人知道的事实,朝他打开了双臂。

————————————————————
丧失意志,陷入混沌
原谅我这小学生般的伏笔,我是真的很累
我到底在写什么,我在码字吗?我在画画哈哈哈哈哈哈……
剧透:小院是本体。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