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六)

#主cp追凌,狗血恋情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也无法直视我前面写的篇章,可能会忘掉一些原本的设定和剧情。如果真的忘了,那就请你们也忘掉吧。nigun
但我还是会写完,而且保甜不刀(噬糖份子的尖叫x)
#本文巨ooc,只当成爽文看就对了√






六、
静室透出袅袅琴音,清冷的檀香缓缓升空,香烟缥缈在空气里,蓝忘机正在给蓝思追授课。
古琴空音,含光君的琴声中透着满足与饱和的惬意感,倒真真是应了那句诗——
心到忘机便是仙,琴能得趣任无弦。
蓝思追坐在他的对面,不禁羡慕道,“含光君与魏前辈可是真正的圆满了。”
蓝忘机不说话,长长的睫毛垂下,遮住了那淡如水的眸子,神态是明显的满足与平静。
心中无憾,人生圆满。
琴音停住了,该蓝思追接下一段。他伸手抚上琴弦,却感受不到含光君的心情。
沉稳的琴音接下,蓝思追不打算瞒着蓝忘机,想请教他一些事情。
蓝思追道,“弟子有疑问,可否请师尊替弟子解答?”
蓝忘机道,“且道来。”
他扣住了颤动的琴弦,双眼含光看向蓝忘机,声音几乎是因激动而颤抖着。他问道,“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心情?”
蓝忘机双眸中闪过一丝光亮,不多问为何,一边抬手让他继续弹奏,一边淡淡道,“见而喜之,不见因思,但其心悦,我亦足矣。”

蓝思追见着眼前的穿着裙子的金凌时没认出来,靠近之后慢下了脚步,问道,“姑娘何故如此深夜坐在此地?”
金凌哭笑不得,“蓝思追你是不是白痴!本公子是金!凌!”
确实,代表金家的朱砂仍在他的眉间,但配合着身上的装束倒只会让人觉得这小姑娘是为了好看才故意点上的。蓝思追一愣,“金公子你作何穿成这样?”
金凌懒得解释了,毛躁道,“快扶我起来!赶紧回去叫他们离开这里!这座城有毛病!”
金凌那么一会就忘了自己还负伤的事实,作势要起来却引起一阵剧痛,让他又摔了下去。蓝思追大惊失色迅速地将他下落的身体接住,这才发现他的脚踝被十分严重的崴伤了,在心里责怪自己一万遍为什么这么晚才发现,又心疼金凌。
金凌被他接得措手不及,差点就要推开他,对方的手臂却依然紧紧的环住他,不让他再动了。
蓝思追一把就把他打横抱了起来,在臂弯里颠了颠。金凌身材温软却不胖,甚至在两人分别后的锻炼里还结实了几分,抱起来轻巧而契合。蓝思追的内心被触及了最柔软的一块,私心的将他抱得紧了又紧。
金凌被憋的动弹不得,不开心的要推开他,道,“放开我!我自己能走!”
蓝思追不管他,内心感谢含光君将他的下盘训练的稳重非凡,不然普通人还真的抓不住这如垂死挣扎般的金凌。边走边道,“脚受伤了就老实点吧。魏前辈已经检查过那栋屋子了,没问题,今晚可安心休息。”
金凌终于不动了,耳朵被迫蹭在蓝思追的胸膛前,那有力平缓的心跳声自然逃不过修真之人的耳朵,脸颊不禁飞霞。
他道,“这座婉儿城与那妙春绝对有关系,屋子没有问题就是妙春有问题,说不定她就是‘医仙’,我们应该试探试探。”
蓝思追莞尔。今晚的金凌好像与妙春姑娘格外计较,什么罪名都压到了她的头上。虽然的确是有理有据的,但妙春姑娘到现在为止也确实没有要害他们的迹象,还需观察。
蓝思追道,“金公子所言极是。”
金凌再道,“晚饭呢?不会是魏无羡做的吧?!”
回想起魏无羡义城做的辣味糯米粥,一股恶寒拥上了金凌的心头。
蓝思追可疑的犹豫了一会,才道,“是。但有妙春姑娘辅佐,不会难吃到哪里去的。”
看吧,连蓝思追都直说魏无羡做饭难吃了!
金凌不高兴。他就那么信任妙春!还一口一个妙春姑娘叫得亲热!
被抱着的金凌得寸进尺又吃了一醋。在他眼里,蓝思追对所有人的礼貌到了异性前都成了暧昧,恨不得只让他看着自己,只能看着自己。
金凌的脚踝还是痛,他暗自抓紧了蓝思追的衣角,内心谴责自己的自私与贪婪。
——他不过是我的朋友而已,甚至连好朋友都算不上。
亮着灯的小院在漆黑的夜里格外突兀。蓝思追踏上连接着干岸与小院的木廊,金凌不做声把脸完全埋在了他的怀里。
他有很多朋友,他只是他众多朋友中的一个。
毫不起眼也毫不重要,要多少有多少。
何况他还那么恃宠而骄,难以伺候。
蓝思追心里一定很讨厌他。
众弟子刚准备好了晚膳蓝思追就及时回来了,纷纷围上去迎接,却一阵沉默。
蓝思追怀里横抱着一身狼狈的女装金公子,手里还抱着两壶魏无羡托付的酒。金凌被众人的视线盯得发毛,冲他们作声道,“看什么看!吃你们的饭去!”
弟子们一哄而散,蓝思追无奈摇头。他叫住蓝景仪问,“景仪,怎么没看见魏前辈。”
蓝景仪回头道,“说是十分想念含光君,你刚走他也走了。”
金凌不雅观的抽了抽嘴角。
这是把他们丢下自己跑了吗?
蓝思追又问,“那妙春姑娘呢?金公子受伤了,需要医治。”
蓝景仪道,“我去叫她,你送金公子回房间等着吧!”
蓝思追道,“多谢!”
于是金凌就被蓝思追脱光了衣服塞进了被子里,头发也被散了下来梳了个干净,整个过程都不自觉的欲拒还迎,最后还被套上了蓝思追的睡衣。
蓝思追礼貌道,“先将就穿一晚上吧,我先帮你正骨。”
金凌不说话,静静地看着蓝思追抬起他受伤的脚踝,握住脚掌后猛得一扯,痛得他一个激灵,终于还是能动了。
金凌眼角崩出了泪花,蓝思追又轻轻的给他放在被窝里,恰巧妙春在敲门,便让她进来了。
妙春向蓝思追做礼,才走到金凌床前,“听说金公子受伤了,我特地拿了金疮药来,可是伤着哪里了?”
金凌哑着声音,道,“只是崴了脚,蓝思追已经帮我正过骨了,没什么大碍。”
蓝思追干咳一声“我出去打点热水。”,随后便离开了。
妙春笑道,“小女子也通得一些按摩的手法,可帮您揉揉否?”
金凌那脚踝虽然正过了骨但仍是痛的,却不肯将脚交给她,意味不明地道,“妙春姑娘懂得真多。”
妙春伸手主动拉开了被子的一角,将他正肿着的脚拉了出来,居然真的开始给他揉起了脚踝,手法专业娴熟,又痛又爽的感觉让金凌一个寒战,愣是扯开的力气也使不上了。
她突然道,“刚才城中的动静,是金公子做的?”
金凌笑道,“你果然与婉儿城有关。”
妙春道,“小女子是土生土长的婉儿城人,自然有关。”
金凌眼神犀利,妙春给他按摩的动作却是一刻不停。金凌挑眉道,“你就是‘医仙’?”
妙春回道,“金公子误会了,小女子并不是‘医仙’大人。”
金凌不再与她纠缠,直接道,“你究竟是谁?将我们骗到这里来,是何居心?!”
“小女子无姓名妙春,我也并没有骗你们,”妙春笑道,“我并不是要害你们,但‘医仙’大人不是你们几个小朋友就能有办法解决的。”
金凌气得眼角发红,正欲说话,妙春打断他道,“当然,他也不能。”
她指的是魏无羡。
说着说着她的手已经离开了脚腕来到了脚心,力度时重时轻的按摩着。金凌莫名觉得放松,竟是有些困意席卷而来。
蓝思追端着水盆推门而入,妙春放了手,起身将食指放在唇前朝他轻声道,“金公子太过劳累需要休息,之后的就交给蓝公子啦。”
蓝思追道谢,送走了妙春,回头果然看见金凌一副将睡不睡的模样。放下水盆走向前去,将迷迷糊糊的金凌摆平放好,整理好被子又盖好在金凌身上,自己则坐在床尾处将手伸进被子里,再帮他按压脚踝。
金凌实在扛不住千斤重的眼皮,蓝思追的存在恰好让他安心,终是睡去了。
入梦三分,蓝思追睡衣上特有的香味袭来,但渐渐地被一种花的清香取代。金凌再睁眼时,天空已圆日高挂,自己却身处一片葱葱郁郁的荷塘之中。

————————————————————
没捉虫也没倒回去再看一遍,漏洞太多了求别介意

(好——————困———————=m=b)

评论(1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