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七)

#主cp追凌 狗血恋情系列
请不要吐槽我在写什么,我只是想开车而已(瘫倒x)
这章依旧是回忆梗,回到现在时我会标注。





七、

金凌翻遍了整坐院子,没有一个人影。阳光渐渐充足了起来,驱散了久久围绕的薄雾,他这才看清了眼前的事实。
陈旧的小院变得崭新,只有枯梗的荷塘却开满了郁郁葱葱的荷花,远处竟是一条河流,并未瞧见有婉儿城的影子。
金凌回到了最开始的桥廊上,觉得一切都莫名其妙。这里虽然还是他们最开始来的地方,现在却那么陌生。
四周一片寂静,莫名的寒冷让他蹲在地上蜷在一起,企图让自己温热起来。
忽的他听见有船荡桨的声音,闻声回头,见一柳叶小舟缓缓穿梭在偌大的荷叶丛林中,船尾堆满了鲜嫩肥硕的莲蓬,船头坐着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正伸出纤纤葱白的手,摘下这荷塘间最后的一株莲蓬。
金凌刚想说话,那女子转过头来,脸上竟是蒙着一层白纱!
“阿凌……”
“阿凌。”
“阿凌?”
金凌缓缓睁开眼,刺眼的阳光让他皱起眉头,接着便在模模糊糊中看清了蓝思追的脸。
金凌诧异道,“你叫我什么?”
蓝思追见他终于醒来松了口气,将他扶起靠在床头,没听到似地轻声道,“我去给你拿衣服来,马上要去给江宗主和含光君请安呢。”
蓝思追绕去屏风后挑选衣物,金凌则抽出空来环视四周。
这个房间他没见过,周围尽是黑木的古朴家具,鲜艳的红色装饰遍布各个角落,他这才发觉自己身上盖着红绸金丝鸳鸯锦被——这是新婚夫妻洞房之夜用的锦被。
他红了脸惊叫着要爬起来,腰部和那难以启齿的地方均是酸痛不已,让他窘迫地扑倒在榻边。蓝思追听见动静便匆匆赶了回来,将挂在床边的金凌扶起,手探到他的背后按压,让金凌舒适了许多。
蓝思追看着他享受的模样轻笑一声,金凌忽的把他推开缩到床榻角落,脸红道,“你把我怎么了?!你……!你……!”
实在是难以启齿!伤风败俗!
蓝思追面不改色,半跪着上去把他拉了出来,一边抖开新的衣服,一边关心道,“昨晚你喝太多酒了,头疼吗?要不要喝点水?”
金凌一脸懵逼地任他摆弄自己的身体,正看到蓝思追的脸,茫然道,“你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蓝思追不明白,“嗯?哪里不一样了?”
金凌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蓝思追会意,给他套上靴子道,“及冠礼刚过去没几天就这样显摆啦?我知道你最好看。”
金凌诧异,“及冠礼?”
蓝思追拉他起来,金凌的腰一软要站不稳,他眼疾手快把金凌拉进了怀里,替他按压那处酸痛。
金凌觉得这样过于亲密要推开他,怒嗔道,“太近了。”
蓝思追不以为然呵呵笑道,“很抱歉,昨晚是我太过分了。不过我们真的得快点去,新婚之后的第一天要向长辈敬早茶,可不能失了礼数。”
金凌更加不可思议了,前一句让他脸如烤过一般红热,愕然道,“昨晚?新婚?”
忽觉鼻上有一力道,蓝思追用手轻轻捏了一下他的鼻尖,暧昧又亲密,金凌腰后的一只手拍了拍他,道,“走吧,要迟到了。”
等步出了房间,蓝思追仍没有改变在房间内搂着他的姿势,与他并肩而行。金凌观察周围,发现这里他并不觉得有来过,蓝氏装布中又夹杂着金氏的牡丹花纹,不是金陵台也不是云深不知处,他问道,“这里是……?”
路过的家仆们低头唤一句金宗主、蓝公子,蓝思追朝他道,“昨晚你睡得太沉了,便把你带了过来。这里刚刚修缮完毕,一切都是你喜欢的装潢。可还喜欢?”
步出内院,外面的花园居然种满了金星雪浪,还有一些君子兰散布在假山上,阳光正好、鸟语花香。
金凌看也没看,道,“婉儿城呢?”
蓝思追疑问回道,“什么婉儿城?”
门外的马车已侯上,蓝思追先将他扶上去,自己再跟上。马车内还是蓝家清冷的色调装饰,马夫抽打一声,马便渐渐奔跑起来往前行驶。
金凌眉间化不去地皱着,蓝思追把他揽进怀里,安慰道,“定是你晚上做梦了?现在还可再休息一下。”
他在金凌的额头微啄一下,金凌心里终是放松了下来,坦然点点头。
或许那真的是梦,很长的梦,“医仙”“婉儿城”都是梦里的东西,现在他已经醒来,还和蓝思追在昨天结成了道侣,不禁内心心悦,发出一声满足的赞叹。
据蓝思追所说,他们终于争得江宗主同意后结成道侣,在江南地带买下一套居所,成婚后便住进里面。虽不是像含光君与魏前辈那样云游四方自由快活,但只要两人还在一起,逢乱必出也是生活的一种情趣。
两人先去较近的莲花坞,江澄果然还是有些看不惯蓝家人,还是给足了面子,把两人供奉的早茶喝了下去。听家仆碎嘴,昨天的成婚大典江宗族并没有出席,现场好不尴尬,还得多亏魏无羡及时圆场。
蓝思追在马车上轻声安慰,希望金凌不要介意。
但金凌确实是没有介意,他鼻子一酸,因为舅舅从小都待他如自己的孩子般。
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就这样被别人白嫖了,江澄心里自然是不痛快。金凌心里感激他,也有些不舍。
蓝思追顺着他的背脊,道,“好了好了,不要难过……我一定会待阿凌好好的,若是在我这受了委屈,叫我天打雷劈不得……”
话被金凌揉碎在两人交缠的唇齿间,良久不分。等到马车行到云深不知处山脚下停下之后,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金凌揽着蓝思追的脖颈,笑道,“你要是敢让我受委屈,我先打断你一条腿再说。”
蓝思追再亲吻他的脸颊,道,“绝对,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
金凌道,“最好是。”
蓝忘机和蓝启仁已在静室等候,同门们见蓝思追带着金凌来了,旧友们纷纷涌去祝贺,须得蓝曦臣出面才轰走了众人。
蓝思追与金凌行礼道,“泽芜君。”
蓝曦臣点头,道一句,“祝贺你们。”便离开了。
蓝思追不怪他,与金凌对视一眼,去往静室。
蓝曦臣才刚刚出关,看见别人成双还是略有感伤吧。
见了蓝忘机与蓝启仁,蓝思追携手金凌跪坐在长辈身前,一人举茶壶,一人端茶杯,一杯敬老师,一杯敬长辈。
金凌收了喝过的茶杯递给旁边的家仆,待闲人退出去后,蓝思追道,“当年含光君将我从乱葬岗救下,再生之恩无以为报,只能磕头三下,感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
他朝蓝忘机磕了三声响头,蓝忘机一直垂着眸子,微提唇角,不说话。
蓝启仁看金凌顺眼多了,和气地道,“思追,既已与金宗主成了道侣,也不可忘了蓝家家训。”
蓝思追道,“弟子定当谨记。”
追凌再拜,十指相扣出了静室。蓝思追没见着魏无羡,问了景仪之后才知,现在还没日上三竿,魏无羡多半还没睡醒,也可不见了。
之后两小双壁叙旧了几番才得以下山,金凌靠在蓝思追肩上闭目养神,被他温柔的圈起亲吻。
金凌道,“我乏了……回去吧。”
蓝思追道,“嗯。”
不知怎么的,金凌渐渐的觉得十分疲倦,但仍然强撑着与他聊天说话,蓝思追发觉他的状况,便也不再说话,轻拍他的背部,金凌没一会就睡去了。
等金凌醒来时已经半晚了,他没瞅见蓝思追的身影,慌忙下床要找,逢时蓝思追推门进来了,见他如此慌忙之色连忙迎上去扶他。
金凌坐好床边,急切地问道,“你去哪了?我找不到……”
他被蓝思追搂进怀里,听人道,“你一天都没吃东西,我去给你煮了点粥。饿了吗?我给你端来了。”
金凌摇头,他实在是没有食欲,肚子却是咕咕的叫了。
蓝思追笑了,给他端来米粥,一口一口亲手喂他。
金凌脸一红,“我自己来。”
他作势要去拿蓝思追手里的碗和勺,对方闪避开来,道,“我来。”
金凌精神好了点,笑道,“你这么养我,要是我变成一个大胖子怎么办?还怎么跟你夜猎呀?”
蓝思追再喂他一口,道,“我背你去。”
金凌哼道,“得了吧,我还没到成拖油瓶的年纪呢。”
蓝思追笑出声,继续投喂。
金凌像是觉得少了什么,打断他道,“啊,对,那个玉玲呢?”
蓝思追道,“……什么玉玲?”
金凌皱眉,“你送我的那个灵丹玉玲啊?”
“……”蓝思追样似思考,摇了摇头,道,“或许是我忘了,可我好像不曾记得送过你这个……”
金凌激动道,“一定有!”
那玉玲可以说是对他挺特别的东西,绝对不会记错。
蓝思追投喂完了粥,笑道,“我们明天找找看吧,兴许是你放在哪忘记了?”
金凌摇头表示他想不起来,蓝思追却一把将他揽过,含住他的嘴唇,压在塌上。
蓝思追头一次这样不沉着,像是逮着什么好玩的好吃的,缠着金凌的唇舌交欢。后者被吻得喘不上气,手臂拍打着他的背让他离开,前者才终于放开他,房间内的空气变得暧昧。
金凌知道他想做什么,羞红了脸主动抬起腿勾引他的浴火,蓝思追被撩得眼角微红,蹬了靴子托着他的臀部抱上床深吻。
追凌情到迷离处,却听闻有人在喊,“金公子——?!”
蓝思追破门而入,就见两个身影交叠,其中一个是金凌,另一个居然与他别无相同的人!他气得脸色发青,举剑大喊道,“妖孽看剑!”

——————————————————
无脑甜了一波,后面就要刀了。
我需要休息几天来思考这人物个体感情到底是什么玩意了
怎么刀我还没想好,看着办吧。
瘫倒。闵那晚安。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