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八)

#主cp追凌 狗血恋情系列
勉强凑得那么多了呜呜呜好累啊
ooc有



八、
最后的一点黎明逐渐被阳光撕破,江澄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等回来的却是魏无羡。
他看着眼前的黑色身影,诧异地质问道,“金凌呢?”
魏无羡笑道,“是这个时间了。”
江澄:“?”

等两人赶到婉儿城时天已透亮,四周一片空旷,还有一条赶去西南处的江河,并未见魏无羡口中的女儿城。
江澄快要被他的随性搞炸了,指着这片空地朝魏无羡大喊道,“你到底带他来什么地方了?!人呢?!”
魏无羡讨好似得凑上去要他冷静,江澄一个转身就别开了那双要搭上他肩膀的手。魏无羡愣上一会收手,装作什么老者一样叹了口气,背着手臂摇头道,“你还是不太了解你家金凌啊……”
闻言江澄一怔,双眼微显怒色,转头道,“你了解?”
魏无羡拉着他往小院的方向去,脚步不急不慢,缓缓道,“呐,我早就说金凌还小你不能这样折腾他吧!你看看,他现在走了弯路,这怪谁?”
江澄跟在他后面,忽的停下了,抑制着怒气道,“什么意思?”
魏无羡也停下,挥挥手道,“算了算了,这也不是你的错。我也是为了他(们)好。”
江澄懂了。
魏无羡见他脸都要变成一个秤砣了,好像从他脸上都能看出电闪雷鸣。一向最了解他的人反而不怕,走上去拍拍他的肩头,语气似是安慰,道,“我理解你,但这是他(们)的幸福。”
不用他多看,就知道江澄想用紫电劈死自己了。
两人磨磨蹭蹭终于行到了小院前,这里仍是没有变化。魏无羡朝里大喊“思追、金凌”,却只有清风吹过,不见一人出来迎接他们。
已是这个时辰,整个院子没有一点人气。
魏无羡奇怪道,“蓝家一向是最守时的,金凌没起思追儿也应该起了啊。”
江澄甩他一个冷眼,直踏上木廊桥往里走去。魏无羡原地想了想,转身跑了。
院子内空旷宁静,不似有一人存在。江澄楚着眉头,提着三毒不放松警戒,轻声踱步在院内巡视。察觉魏无羡并未跟上来,江澄不恼,寻到一房门后,推门即见一两名蓝家弟子规规矩矩的睡在床榻上,顿时心底觉得不妙,上去试着叫醒他们。
两名蓝家弟子面色铁青,嘴角却挂着一抹诡异的弧度。江澄怎么叫他们也没有要醒来了迹象,开始埋怨起了逃跑的魏无羡。
一连推开几个房间都有见到一到两名蓝家子弟,他们都与刚发现的那种症状并无两样,陷入了沉睡,就不知要怎样才能叫醒了。
这座宅子如此危险,魏无羡却故意让他们待在这里,到底是谁有毛病?!
江澄还未寻见金凌,气得要拆了整坐庭院,终是踹进了一间,里面的画面就让他羞怒不已。
金凌与蓝思追同床共枕,还抱在一起。他疾步上去要拆开两人,但听一声叫唤,停住了脚步。
有女人的声音在说话,唤的是“晚吟。”
这个声音触及了江澄心里的最深处,失了魂一般,猛得冲出了房间去。
但见刚刚还是枯梗的地方变成了一大片翠绿的荷塘,空旷的观景台并无一人。江澄冒冒失失地冲到这里,未看见这里有一人后沉静了下来,椅在石栏上望着荷塘出神。
这里竟与莲花坞有些相似。
忽然一个男人从他背后唤道,“晚吟。”
江澄转头而去,见人后不自觉的红了眼眶。
一男两女,身穿江氏紫服,和眉颜笑地看着他。
有热泪从眼眶滑出,江澄本以为他以后都不会再哭了,这次却像是被打开了一个开关,止不住的哭了出来。
他掉着眼泪朝那边的人走去,带着哭腔道,“爹……娘……姐姐……”
江枫眠也红了眼眶,扶了扶发酸的鼻尖,虞夫人被江厌离搀扶着,伸出手替已比她高的江澄拭了眼泪,语气发颤,道,“这么多年了……很寂寞吧?”
江澄内心的洪水仿佛决了堤,他肩膀颤抖着点头,用力抱住了面前这三人,生怕这是在做梦,害怕他们又像以前那样走了。
他闷声哭着,道,“……我想你们。”

另一边,两个蓝思追打做一团,金凌在一旁又羞又气,独自穿好了衣服拔剑要加入进去,却一时分不清到底谁是谁,也不知道该帮谁了。
蓝思追醒来后发现自己到了金陵台,一向人丁兴盛的金家此时却没了一个人影,他急切要寻找金凌,无意中路过一处房间听到了金凌的动静,便觉大事不妙,直接踹了门,没想竟有这种事发生!
而且最该死的是,这个冒牌似乎比他的修为更高,一时半会他招架不住对方几招,被逼得节节败退。
金凌见状总算分辨了清楚,朝蓝思追喊道,“他是及冠后的你,你打不过的!快去找魏无羡!”
“蓝思追”将蓝思追逼到了角落,剑刃即将刺入他的胸膛时,寒光一闪,恨生拨偏了剑锋,直戳进蓝思追身旁的墙壁,有惊无险。
金凌手持恨生挡在蓝思追身前,随着年龄渐长,再加上舅舅的训练,用剑的手法已比当初更加娴熟,用法也更加正确。身后的蓝思追睁大了双眼,盯着金凌散乱的长发出神。
——不知不觉地,你已经厉害到可以保护我了呀。
蓝思追不自觉地笑出了声,金凌面色不改,用剑锋指着眼前的“蓝思追”,耳尖却染上了一层红晕。

“蓝思追”脸色铁青地将剑拔出来耍了个剑花,“噌”的一声收回了剑鞘,皮笑肉不笑地朝金凌道,“阿凌你可真伤我心,明明我们可以更加幸福的。”
金凌脖颈红了,羞愤表露到了脸上。他作势要刺出去,恶狠狠地警告道,“你要是再敢说一句话,就得花一下午时间找针线把你胸口的窟窿补起来了。”
身后的蓝思追脸微红,心脏像是被中了一剑。
“蓝思追”冷笑一番,轻点脚尖如魅影一般冲出房间消失了,金凌还要追,蓝思追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
金凌转头看他,脸颊浮起一层红霞,用力甩开他的桎梏,将恨生收了剑鞘,转身就出了这是非之地。
蓝思追暗自一笑,追出去再次拉住他的手腕,严肃道,“你和他……”
金凌再甩也没用了,道,“不用你管!”
蓝思追讪讪刮脸,道,“可那是……及冠的我啊……”
金凌脸变得通红,一把推开他就跑了,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他望着金凌消失的走廊上,久久不能出神,嘴角上扬,一只喜鹊落到了他头顶的木兰枝上。
他听见有人叫他,“思追儿~”
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他茫然四顾,道,“魏前辈?”
肩头的喜鹊扑腾了一下翅膀,蓝思追才反应过来,朝他伸出手臂,喜鹊通性的跳到了他的手指上。
——应该说是魏无羡。
蓝思追看着手指上站着的喜鹊理了理自己翅膀下的羽毛,不禁新奇道,“魏前辈这是变成喜鹊的模样了?怎么做到的?”
这漂亮的小鸟眨着豆子大的眼,歪头道,“不是我变成了鸟,只是暂时灵魂出窍附在上面。言归正传,你要知道这里发生的事都不是真的,是‘医仙’依照每人心里的东西制造出来的梦境。你家含光君就在外面等着,你等会要是听到了琴声就跟着琴声走,就可以走出梦境了。”
蓝思追点头,问道,“那其他同门呢?也被困在梦境里了吗?”
魏无羡道,“我已经跟他们交代过了,你快去把金凌追回来。”
蓝思追再点头,如获大释地朝金凌消失的方向跑去。
喜鹊一直跟在他身后扑腾,魏无羡突然道,“江澄呢?你看见江澄了吗?”
蓝思追疑问,“江宗主也来了?”
一人一鸟原地呆愣了一阵,魏无羡才大声道,“遭了!”

————————————————————
困=_=。
改了bug谢谢小天使提醒!!!!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