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九)

#主cp追凌 狗血恋情系列
明后天考试,我要拖更了抱歉。
后面就真的刀了,但不会有多少。(吧)







九、
一人一鸟,一个狂奔一个扒在他衣襟上搭了个便车,等出了这走廊遇见金凌,他们才发现自己又回到那荷花围绕的小院。
金凌站在前面愣愣地,蓝思追刚想叫人却噎住了。
空旷的观景台上,江氏家主在独自哭泣。
他们都站得远远的,除了金凌被震惊地杵在原地,蓝思追和魏无羡一样不敢相信。在蓝思追的印象里,江宗主一直都是严厉而伟大的角色,是不管怎么看都不会联系到嚎啕大哭这个词的人。魏无羡更是许久没见到他这样哭过了。
人心是肉做的,谁都不是铁石心肠。魏无羡更是清楚他哭的原因。
江枫眠、虞紫鸢、江厌离。仅活在他们两个回忆里的亲人,就算是假象,再见一面也足够江澄哭上几天了。
魏无羡久违的鼻子发酸,他看了看金凌,更是心疼。
金凌生在修真界最乱的时候,就连自己父母亲的故事也仅仅是从他和江澄的口中听说。他的印象里没有他们的影子,在这里也就不能看到他们。
一想到这结果的大半原因都是自己造成的,魏无羡除了在心里道声抱歉,再也不能做其他的了。
肩上的喜鹊离开蓝思追飞到栏杆上,金凌喊了一声舅舅,江澄却不应他。
蓝思追道,“金公子,那是江宗主的梦,我们是不能涉及的。”
金凌回头看他一眼,再看向仿佛害了疯病抱着石柱抽噎的江澄,皱眉道,“那我们为什么是一个梦?”
蓝思追开口,魏无羡抢先道,“心有灵犀呗。”
……
顿时一阵安静。
金凌的耳尖肉眼可见的红了,又不清楚魏无羡到底在哪,气得跺脚一下,朝周围大喊,“你臊不臊?!”
栏杆上的喜鹊扑腾了一下翅膀,金凌突然蹲下在盆景里找了块石块,猛得就朝那鸟丢了过去。魏无羡受了惊,一闪闪过那与他尾羽擦肩而过的硬物,扑腾着躲到了蓝思追背后扒着。金凌作势要过去把他揪下来,蓝思追连忙护住道,“魏前辈是来帮我们的,不可无礼。”
魏无羡附和道,“对对对!思追儿可真是前辈的小天使!”
金凌脸一黑,背过身使气了,蓝思追心里暗叫不好,又被一阵清冷的琴声打断了他哄人的思路。
魏无羡不躲了,扑腾起来严肃道,“思追儿你先带金凌回去,我去叫醒江澄……你替我给你家含光君带个话,就说我想他了。”
“……”蓝思追点头,郑重道,“好。”
他大步流星走去拽住金凌手腕就开跑,魏无羡见他们走远后再回过神,朝江澄的梦境飞去。
两人穿过寒冷刺骨的水塘,梦回倒转,齐齐从床榻上弹坐起来。
金凌还在懵逼的状态,斜头看向身边坐着的蓝思追,猛得拢了拢自己的衣襟,喊道,“你干嘛睡我旁边!”
蓝思追急忙蹦下床,理了理自己乱掉的装束,企图用行礼的方式挡住自己尬红的脸。金凌挥手道,“行了别搞你们蓝家的那一套了,快去给我找衣服!”
蓝思追应声去了,金凌匆匆抓起枕边的发带给自己扎个马尾,忽觉自己压到了什么,从腰背那处抓出来一个圆润的东西。
是那玲珑玉玲了。
璎珞是蓝色的。
蓝思追找到了衣服,还没走近就被金凌抢过去胡乱穿上,他最先夺门而出,站住一会把那玉玲抛了过去。
他道,“这种易碎品就该收好,压坏了怎么办?”
蓝思追愣愣地在原地接住,脸颊浮上一层红晕。
金凌转角就发现了躺在地上的江澄,喊了声舅舅便上去将他拖了起来,奈何那怎么说也是个成年人,拖起来的过程也忒为吃力。
蓝思追检查了每间房间,同门弟子们大概是已经醒来与含光君汇合去了,也去同金凌一起把江澄抬起背上,匆匆寻着琴音出了庭院。
含光君在木廊桥前端正而坐,他一手抱着魏无羡的身体,一手抚着琴弦。才刚吩咐其他人先回去,追凌两人就背着江澄出来了。
蓝思追在蓝忘机身后把江澄放下,金凌则靠住他的后背不让他滑下去。他们见到蓝忘机就知道安全了,如获大释但仍不敢松气。
蓝忘机弹琴的手不停,目不斜视地盯着另一只臂弯里的魏无羡,淡声中带着凌厉,询问道,“魏婴呢?”
蓝思追回道,“魏前辈还未叫醒江宗主,大概马上就回来了。”
蓝忘机从喉间发出一声嗯,蓝思追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
他道:“含光君,魏前辈叫我给您带话……”
蓝忘机抬眼,道:“他了说什么?”
蓝思追道,“……他说,他想你了。”
蓝忘机:“……”
想也知道。
蓝忘机重新垂下眼眸,看着魏无羡安然的脸,微不可闻地道:“我也想你  。”
蓝思追不语。
金凌靠着江澄沉默,背上突然松了重量,他转头发现江澄已经醒来。
金凌绕道他身前,道,“舅舅……?”
江澄看起来昏昏沉沉的样子,一语不发,让金凌甚为担心。
蓝忘机身上的魏无羡身体轻微抽搐,他见势松了臂弯,转醒过来的魏无羡坐起揉了揉微疼的太阳穴,琴声也戛然而止了。
蓝忘机收了古琴背好在背后,扶魏无羡站起,魏无羡转头感激地看他,再去查看江澄的情况。
金凌也不敢说话了,静静地蹲在江澄的旁边,联想到梦里的那一幕,感到伤神。
魏无羡围过来要拉他,安慰道,“醒了就起来吧,该回去了。”
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的几人以为这就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了,没想江澄却挥开了他的手,一瞬间有人感到了空气凝固。
江澄站起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拍了拍衣服,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淡声道,“金凌,过来。”
金凌心底一个寒颤,看向同样看向他的蓝思追,居然有些不舍。
江澄见人久久没跟上,又了停下来,歇斯底里地大吼一声,“过来!”
金凌从未见过这样可怕的舅舅,尽管膝盖都怕得发抖,但他还是犹豫着,迟迟不肯上去。
江澄正要发作,魏无羡一步上去挡住金凌,同样厉声回道,“你是个成年人!为什么要把气全撒在小孩子身上!?”
金凌看着他的背景,红着眼眶低头不语。
江澄嘴角抽搐,指着他道,“你又来掺和什么?每次你来掺都发生了什么好事吗?!你是嫌我们不够惨吗?!”
蓝忘机在后面微微皱眉,蓝思追害怕他们争吵吓着金凌,试图凑上去安慰他,刚靠近金凌却被结结实实地抱住,动弹不得。
魏无羡道,“所以我才说你这人的性子才最讨厌!那些都只是假的啊,你为什么要发那么大的火?!又凭什么发火!”
“你懂个屁!”江澄怒极反笑,恶狠狠地道,“就算是活在梦里,我也不想再跟你有任何关系了!要是你不存在,我的姐姐会死吗?!金凌会刚出生就没了爹娘吗?!全都是你的错!!”
魏无羡语塞了。
江澄这人就是这样,一发怒可以忘了别人对他所有的好。魏无羡扶额,泄气般地道,“我劝你现在不要这样乱发脾气,会后悔的。”
江澄冷笑一声,再朝金凌道,“过来,回去了。”
蓝思追闻言要放他过去,金凌扯紧了蓝思追袖角还是不肯走。
——这次回去了,再见面就真的难了。
金凌的背脊止不住的颤抖,却试探性地拒绝了。
江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异道,“你说什么?”
魏无羡欣慰一笑,江澄就听见金凌大声拒绝道,“我不要!”
——————我不要离开他!

———————————————————————
百fo感谢w,攒粉真是非常不容易。
其实我是画手,相信我!(仰望星空x)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