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十)

#主cp追凌 狗血恋爱系列
中期好累拖稿抱歉
试图两连更(试图失败)










十、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嗯?”江澄眯起双眼,怒不可遏的闪电在他眸子里闪过。
蓝思追则是一愣怔,竟是有些开心地收紧了手臂,将瑟瑟发抖的金凌再收入怀中,抚着他的背脊试图安慰。
金凌得了安慰仍是害怕,他是真的第一次看见舅舅那么生气。
蓝思追再抱紧他,蓝忘机怕江澄对魏无羡他们不利,一步上去将他们拦在身后,与江澄的怒火面对面;魏无羡则乖乖地带着金凌他们躲在蓝忘机身后,像是真的不想与他多说什么了。
家人般同结一心的场景刺痛了江澄的心,他也干脆不再多说,手暗自抚上了三毒的剑柄,一冷一热的对立,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让这场战斗一触即发。
江澄语气里捎上要将人劈死的怒意,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过来!”
金凌一个冷颤不自觉地要起来,蓝思追私心一动,又把他按了回来。
几人见他不走,江澄还以为是金凌真的咬定了不跟他走了,登时三毒出鞘,锋利的剑锋在空气中划出肉眼可见的夺目紫光朝金凌一方刺去,蓝忘机避尘随之出鞘,寒光与紫光相接,神兵相接的刺耳尖啸声爆发出,霎时间刺目的白光闪得几人眼睛发花。
江澄终究还是敌不过蓝忘机的防御,被剑气逼得后退一步,双眸怒瞪。
蓝忘机指尖微动,避尘回鞘。魏无羡终于忍不了了,抢出来道,“你疯了?!他是你亲侄子啊!!”
那边的金凌抑制不住哭了出来,抱着他的蓝思追吓得半死,连忙出声安抚。金凌干脆就埋在蓝思追的胸膛里大哭出声,闷闷地让人心疼极了。
也就是这个哭声,让江澄在一瞬间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
金凌看见舅舅拔剑刺过来的时候几乎是愣愣地,似乎觉得他还在‘医仙’的梦里,否则他绝不会相信一向最亲他的舅舅会对他拔剑相向。
若不是蓝忘机替他挡了江澄一击,金凌才反应过来,刚才舅舅是真想杀了他!
他吓疯了,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死抓住蓝思追痛哭,仍是不敢相信舅舅真的会想要他命。
三毒掉在土地上发出闷响,江澄痴痴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头,仿佛不敢置信刚刚他想的东西。
蓝忘机走到魏无羡身旁去,望着后者出神的模样,再对江澄淡声道,“为己之怒制,何为长者?”
江澄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极为痛苦地捂着脑袋,突然跪在了地上,喃喃着什么。魏无羡觉得情况不对,本想凑上去询问,却被蓝忘机单手拦下。
他道,“有物做祟。”
金凌停了哭,从蓝思追的臂膀上偷偷窥视,见江澄那模样一惊,破声喊道,“舅舅!”
魏无羡皱了眉头,此番出山他并未带符纸,眼下也没有更加便捷的方式了。
只听江澄在那小声喃喃,之后大声怒斥了起来,他们听不太清,只听见了“闭嘴……!”“滚!”等。魏无羡心里暗叫不好,他这是被‘医仙’上身了!
他一步上去踢走了还在地上的三毒,怕被现在意识不清的江澄抓到了,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可怕的事来。蓝忘机迅速调整忘机琴,几记琴音打出,江澄头痛欲裂地倒在地上打起滚来,金凌几乎是要冲出去了,蓝思追连忙把他拖住,忙道,“金公子你别慌!魏前辈和含光君在呢!”
作祟之物被琴音搅乱,同时也扰得江澄痛苦不已。他呻吟着翻打起来,魏无羡找准时机捏上口诀,一掌拍在江澄印堂之上,一团肉眼可见的黑雾从江澄的头顶飞了出去,后者一瞬间便失去了神智,瘫倒了下去再也不动了。
金凌挣脱了蓝思追,冲上前去扶住了江澄的身体,摇晃道,“舅舅?舅舅!”
魏无羡朝那团黑雾追去,不忘回头道,“你舅舅没事,只是晕过去了!”
蓝思追起身,看着他们也不知作何感想。
蓝忘机收了琴也追了过去,瞧见魏无羡一把逮住了那团黑雾,一个轮廓就在他手里现了形。
————果然就是妙春!
魏无羡从不打女人,一松手她便摔到了地上,他厉声道,“你果真就是‘医仙’?”
蓝忘机刚好赶来,避尘在她周围画上一圈,她便是插上了翅膀也逃不走了。
妙春也不躲避他的逼问,仰着纤细的脖子,仿佛被困住有魂飞魄散之危的并不是她,趾高气昂地回道,“我就是‘医仙’,你不是要除了我吗?来啊!”
蓝忘机整个都无语了,魏无羡咂舌,道,“好,那我就成全你!”
妙春认命般地闭上眼,魏无羡一掌还没落下,金凌突然打断道,“等等!”
蓝思追守着江澄,金凌便放心赶了过来。魏无羡回头看他,挑眉道,“金公子有何见解?”
金凌此时眼眶还有余红,他看向妙春祈求的眼神,不心软仍道,“她不是‘医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魏无羡再转过头来,看着妙春摇了摇头。妙春见状快哭了一样,恳求一般地要抓住他的衣角,伸手却出了避尘画的圈子,被火燎一般迅速收回了手。
她整了仪容,给面前的人跪下,疯狂磕头道,“我就是‘医仙’,婉儿城是我幻化出来的,男客是我杀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求求你杀了我吧!杀了我!”
金凌被眼前的一幕惊出一股恶寒,嘴角抽搐。
她这模样一看就是有问题,魏无羡道,“你能被我一掌打出宿主身体也代表你的修为并不高强,那你要如何幻化婉儿城、如何毒杀过往男客?!”
妙春闻言一愣,俯首在地上,肩膀颤抖了起来。
蓝忘机不语,魏无羡似是再也看不下去,蹲下将手放在妙春的头顶。妙春身体一僵,就听他再道,“既然你不说,别人也不知道真相,那就让我来看看吧?”
他闭目凝神,意识集中于掌心,灵魂被吸走一般,再睁眼他已置身一片汪洋荷塘之间。
——————共情!

——————————————————————
没捉虫。依然短小。
这里过了就差刀了,然后差不多blablabla一阵就可以完结了w
想开律师汪叽和偶像wifi的坑(托腮)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