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十一)

#主cp追凌 狗血恋情系列
医仙设定解密,是不是蒙了几章都觉得很奇怪?(hhahahax)
哈哈哈好吧还是很奇怪。








十一、
周围的景色与梦中一样,魏无羡好歹也飞了几趟了,想再到处看看此处又有什么不同,又突然想起来,现在他是在妙春的身体里啊!
他沉静下来不再多想,这栋宅子也不如刚来时鬼气横生,倒还颇有一丝修道之气。
——真的是修道之气!
此时正值盛夏,妙春年岁貌似也还小,身着淡青色薄衫轻纱,两个小鬓挽在头边,乘着一叶柳叶舟,把赤脚放在凉爽的池水里缓缓搅动,手上剥着肥硕的莲蓬,却把一颗颗雪白的莲子放进了身旁的小陶罐里,一颗也不舍得吃。
魏无羡同她体验着这盛夏的清爽,不自觉的回想起了小时候在莲花坞的时候,虽不像她这小姑娘乘凉来得清净,也能联想到曾经那无忧无虑的时光——现在也只能叹息一声物是人非了。
妙春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扔下手中的莲蓬空皮,双手作桨在船侧缓缓划动。船身细小轻便,一个尚还年幼的女子依然可以在水里划着走。不一会便出了那郁郁葱葱的荷从,小舟靠岸,妙春抱起陶罐裙角也不提,拖着一片潮湿的衣角上了岸,又被拖上了新鲜的泥土。
周围绿树成荫,魏无羡甚至很难想象几年后这里变成了那种荒芜之地,只有寒鸦泣鸣的凄寂。柳树树枝层层叠叠遮住了烈日洋洋,地面也清凉至极,小女孩步伐简单欢快,脚底拍打在地面上轻响,像是为这盛夏编织的小曲,一路延伸向小院前门。
出乎他意料的是,本以为会凄凄惨惨的场景并未出现,小院前门门庭若市,不少人在等待着什么。妙春见着前门是进不去,又绕了个弯要去后门。魏无羡一撇眼看见一位被搀扶着的老人家正在咳嗽,突然想起了妙春讲的‘医仙’。
‘医仙’还真是大夫!
妙春从进了后门就兴喜不住了,穿过几处弄堂,人们已经从正门排起长队直到了前厅,一位身穿白衣、头戴白色面纱的女人坐在随意搭起的诊桌前,正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搭在病患的手腕处把脉。
妙春见她正忙,刚溢出喉咙的呼唤就被生生咽了下去。她找了一处不明显的地儿蹲下来,捧着陶罐盯着白衣女人发呆。
这就诊的人实在是多,那位‘医仙’大人没有抱怨一句,坚持每人平等认真对待,拿了药方的病人感谢了心满意足离开,又有新的病人上前……一等就是几个时辰。
魏无羡觉得眼皮逐渐沉重,大概是妙春等得都困了,渐渐地就闭上眼,靠着墙壁睡了过去。
意识涣散许久,他……不对,妙春感觉有人在叫她,揉了揉朦胧的双眼,就见一身纯白的女人在她面前了。
她嘟哝道,“小姐……”
魏无羡心中明了。这‘医仙’的本名叫做善若水,远近闻名的大夫。
后面那点看事实都知道了,而善若水这个名字当然是他看见妙春内心深处的记忆所知道的。
上善若水,善若水。魏无羡夸赞道,“好名字。”
他扫过一眼那记忆,便是这若水在春天的墙角捡回来的要饭小丫头,以主仆相称,所以才取名妙春。
妙春临危仍在替善若水开脱,可见主仆情深。
他叹一口气,道,“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且继续看下去吧。”
善若水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声音婉转清柔,道,“天色不早了,你且去安排一下晚膳。”
妙春点头,突然想起手中的陶罐,举到她跟前道,“这是今天的莲子,都新鲜得很!用来煮粥可好?”
善若水点点头,笑道,“你煮的都可口得紧,哪用得着过问我?”
妙春得了夸赞腼腆一笑,暗自收紧了抱着陶罐的手臂,蹦跳着就出了门去往厨房。善若水站了半响,收了诊桌,不知去了哪了。
魏无羡就知妙春对善若水的感情不一般,两人名分上是主仆关系,实际亲如姐妹。妙春将米淘洗后倒进蒸屉,又到灶台下生了火,抓了蔬菜肉类放在菜墩上,魏无羡都不知道她如此纤细的手臂是怎样抬起比她两个巴掌还大的菜刀,刀功精湛,食材成为大小均匀的块状与条状,取了乳白的油膏在烧烫的锅底,滋滋地便炸开了花。
魏无羡本能地缩了一下,迸溅的油星沾到了她的手臂,妙春却是躲也不躲地将食材倒了下去,娴熟地翻炒。
一把上好的辣子撒上去,云梦专属的亲切味道激起了魏无羡的无限回忆,不禁咂舌暗自称赞。
他突然想起了在云深不知处每晚都给他开小灶的蓝湛,不知他做菜时是不是也有被这样烫的油星溅到过呢?
下次一定要在旁观摩一下!
出神间,妙春的香辣子已经可以出锅了,香气在这灶房四溢,就算是辟谷的仙人也会垂涎三尺吧!
——指的就是魏无羡本人了。
妙春接着再炒了几小红碟,蒸屉里的米饭也熟得差不多了,置办好了食盘即可端去。
她端着食盘小心翼翼地走着,小院子里寂静却不清冷,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不知从哪突然蹦出一个人来,直接就扑倒了路过的妙春,顿时饭菜四处飞溅,魏无羡心里大喊浪费,就觉妙春慌乱地要把身上的人推开,却摸到了一手黏糊。
妙春看着自己沾满血红的手掌,尖叫道,“若水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
一袭白衣忽闪过来,善若水及时赶到,见饭菜撒了一地,妙春身上还压着一个人,忙道,“快扶他进来!”
妙春打了一盆热水端进了屋,善若水拧干帕子给床上的男人擦去脸上的血污,即是一张干干净净的路人脸。
魏无羡:……
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呢。
妙春凑过去看善若水给他检查伤口,这男人背上挨了一刀,腿上还中了一箭,大概是一个逃难的人。至于他是怎么出现在这小院子里的,大概是白天就逃到这里了,见人多怕引起不必要的动静,才藏在某处等到现在。
看来在等‘医仙’下班的不止妙春一个人呢。
魏无羡觉得无趣,因为并不是什么吸引人的故事。
妙春看着善若水娴熟的上药包扎手法,想起她们现在都还没吃饭的事实,抱怨道,“怎么突然就杀出个人来,三更半夜都不让人休息,还打翻了饭菜。”
她的肚子适宜地叫了,善若水轻笑一声,剪掉多余的绷带后在水盆里洗手,道,“如此可怜人必定有什么难处。饭还可以再做,人命可只有一条。”
妙春暗自嘟哝一声,善若水便再道了,“已经一更了就不用再做了,你去看看是否还有挂面,若是还有就将就吃。记得多做一份。”
她在干净的帕子上擦了擦手,妙春把帕子和盆子都收了出去,按吩咐去厨房煮面了。
好好的一顿饭菜就白撒了,不止是妙春,魏无羡也打心底觉得惋惜。
妙春手里的长筷灵活的翻搅着雪白的面汤,自我安慰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魏无羡则隐隐约约觉得,这路人甲肯定与后来的剧情发展有重要联系。
俗话说得好,“路人甲一大半都出来补刀的。”
这名男子醒了就得了香喷喷的挂面吃,虎头虎脑麻溜地就把面条吸了个精光。见善若水虽是白纱掩面,身形婀娜多姿,仍是能看出姿色上佳,顿时便起了色心,试图伪装正人君子却猥琐侧漏,交了空碗道,“谢姑娘。”
他嘴上学着君子口气,手上交碗时却故意摸了善若水来接的手。妙春看在眼里,恶心在心里。
魏无羡不雅地翻了个白眼,是真心恶心这种虚伪之人。
善若水将就碗交给了妙春,道,“你先去收拾吧,回来时带一盆热水。”
妙春接道,“是。”
她要给这男子换药了。
妙春端着碗出了门,哪有那么老实地就走了,凑在门前偷听的行为正好应了魏无羡的心意,跟着凝神偷听。
隐隐约约地听见他们聊起了天,妙春觉得奇怪,几乎都要扒在门上才听见声音。
那名男子道,“鄙人姓卢名安,谢姑娘搭救之恩。”
善若水道,“不必,这都是医者本分。敢问公子为何伤得如此之重?是被什么人追杀了吗?”
卢安这个名字不知是不是他现场瞎编的,反正魏无羡在云梦从不知道哪里有姓卢的,便听那卢安继续说道,“我本来是居住在西边城(瞎编)中,家里做商还有些资本。不耐上头还有一位大哥,嗜赌成性,日日出去赌钱。家里人不管如何劝说都无用,终于有一天……家父的商船被河水掀翻,家里的境况一落千丈,这要命的赌徒仍是在赌,输光了钱后竟偷了家里的土地本做抵押,输了精光。他欠了巨款后逃走了,我被赌场的债主追杀一路,最后死里逃生终于逃了出来……”
妙春听着皱起了眉头,模模糊糊再听了几段后,善若水便道,“也是如此可怜了,不如暂居这里,等伤好了再走吧。”
卢安回道,“若水姑娘的恩情,鄙人下辈子做牛做马也来服侍您!”
善若水笑道,“不必太在意,本分之内而已……妙春去了这样久怎还未回来?”
妙春打了一个哆嗦,赶紧脚下生风溜了,正巧善若水开门,并未看到人。
夜里妙春在塌上辗转反侧都难以入睡,魏无羡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她的不安。
她是在是太讨厌那卢安了!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卢安会颠覆她与若水大人从前的平静生活。这让她感到焦躁。
二日妙春顶着黑眼圈做了早食,给善若水准备的莲子粥不得不分给了卢安,心里总觉得自己养的白菜给猪拱了,自己的猫被别人撸了,不爽的瞌睡都不打了,盯着卢安的背脊在暗地诅咒。
卢安能下床后就代替了妙春在前厅忙前忙后的准备工作。他毕竟是一男子,做事比妙春快捷许多,加上自告奋勇、油嘴滑舌,哄得善若水答应让他打下手,妙春便成了闲人。整日坐在荷塘里,也没有心思摘莲蓬了。
直到她发觉善若水最近变得容易害羞许多,她才意识到这件事已经恶化了。
善若水好像喜欢上卢安了。
卢安整日与善若水相伴,即是妙春试图搞些事情删减卢安在善若水心里的好感度,也只能适得其反。
是的,没恋爱过的女人最无知。
这里方圆几百里甚至找不到一个男丁,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妙春一眼就看穿了卢安的小算盘。
——他只是贪图善若水的美色而已。
美色谁不爱?可她不想就真让自家小姐随了一名俗人,找了个月黑风高的时辰,溜到善若水的房里,试图开导开导她。
善若水仍是不摘面上的白纱,就连妙春也没见过她到底长什么样子,但从身形上看,定是个绝世美人。
虽然她也很好奇,可她没忘她今晚是来做什么的,坐在床边替她揉腿道,“相处了半月,卢安公子的伤怕是也好得差不多了,小姐还打算放他走吗?”
魏无羡点头称赞妙春聪明,旁击侧敲地推问,引出真话也要容易些。
善若水闻言似是叹了口气,道,“他要走的话,我不拦。”
妙春心里明了,再道,“小姐,您觉得卢安本人……怎样?”
善若水换了一只手撑头,悠悠道,“……是个好人。”
妙春手里换成敲,一路锤上小腿,道,“那要是他不走了呢?”
善若水语气清澈了些,道,“什么意思?”
妙春道,“就是他,不舍的走了呗……?”
善若水重新回到懒懒的语气,捎上笑意,道,“嘴馋。”
她很高兴。
魏无羡扶额。少女你这助攻真……神。
妙春急了,直接道,“我觉着他是冲着不好的目的来的,小姐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看看他那身猥琐的气质,哪配得上你!
善若水意料之中的沉默了一会,挥手道,“你回去休息吧,我乏了。”
妙春无奈,只道,“是。”
妙春又是一夜未眠,内心的不详感越来越浓郁。



——————————————————
到底还有多少(绝望x)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