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十二)

#主cp追凌 狗血恋情系列
更新。
谢谢给我找bug的天使,可是我补不回来了。(鞠躬)


十二、
或许是老天故意捉弄她,妙春心里担心的还是发生了。眼看着卢安终于恢复如初了,对方却仍是赖着不走,最后居然就光明正大地向善若水提亲了。
妙春端好的茶杯“啪”地一下在地上应声打碎,善若水顾不上她那边,忙着害羞去了。
卢安怕她动摇,成热打铁道,“……虽然我家道败落,一贫如洗。但是我想娶你绝对是真心的!如果你不相信……”他大步走到大堂门前,朝天竖起三指道,“我卢安,此生只爱善若水一人,若有负于她,定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妙春在旁边都要急哭了,魏无羡心中嘲笑,也没见老天什么时候公平过。
善若水忙道,“卢公子不必发此毒誓,小女自然是信的……”
卢安转身兴喜道,“你答应了?!”
善若水未能答话,妙春猛得站出来阻止道,“不行!我家小姐怎能屈身嫁于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模样,我呸!
后面的话妙春说不出来,她不想败坏自家小姐的名声,让人说她管教不出下人。
魏无羡觉得这妙春着实是个衷心耿耿的人,性格直爽懂得进退。如果是在以前的话,他还挺喜欢这种类型的小姑娘。
但他现在只要一心喜欢蓝湛就够了。
善若水在她身后带着祈求地语气,道,“妙春……”
妙春面不改色,挡在两人身前。
卢安嘴角抽了抽,双眼看上去有些怒意。他马上将情绪压了下去,道,“请妙春姑娘不要太过担心,我打算在成亲后再次经商,当时候定当将彩礼补上,给若水姑娘高枕无忧的生活。”
妙春道,“你说得轻巧!”不就是想白娶媳妇吗?你还要不要脸!
“好了够了!”善若水强硬起来,妙春便蔫了。她道,“此事我还要在考虑一下,三日之后再给卢公子答复。”
妙春无奈恼道,“小姐!”
卢安道,“好。”
善若水朝他微微颔首,对妙春道,“把这里收拾收拾,我去休息一会。”
无奈,妙春只能道是。
待善若水走后,妙春怒瞪向卢安。卢安面呈得意之色,拂袖离去。
她真的讨厌这个卢安,恰巧卢安也看不惯她。
而她们不知道,卢安这个人只要讨厌谁,就一定会用各种手段把他整死。
妙春正在后院的水井旁浣洗衣裳,她用绳子把木桶把手捆上,一节一节地放到深井里,本来是在完全按照日常正常地工作着,魏无羡突然感觉背后传来一股劲力,暗叫不好,妙春尖叫一声,不可抗拒地栽进了面前黑漆漆的洞口。
也许是临死的恐惧在促使她,她在那一瞬间抓住了身后的一样东西——一只手。
卢安骂咧一声,一只手臂被妙春拖到水井口,妙春吊着他的手臂不让自己下落,一边如厉鬼般尖叫怒道,“卢安!你好狠的心!”
卢安试图抠开她抓紧的手指,但她的手像是钢筋铁锢,牢牢地抓着他的手臂。他道,“放开!”
妙春眼睛怒瞪,双脚蹬在周围的石壁上,扯着他的手臂像拉着救命的绳子,手脚用力要往上爬。卢安被扯得往下一噌,吓出了一身冷汗,眼神搜索周围一圈,瞧到了脚边的锤衣棒。
妙春低吼一声,终于抓到了井边。她胸腔满是不可置信的怒火,不敢相信世上真有如此衣冠禽兽!
毕竟是一女子,她哭了出来 ,没有谁比魏无羡了解她内心的恐惧,但他只是旁观者,做不了任何事。
她哭道,“我家小姐待你不薄,你却干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我果然没有看走眼,你就是一个……!”
话还没说完,卢安操起锤衣棒就朝着她的脑袋抡了下去。妙春头上一记钝痛,眼前便发了黑,全身肌肉松弛,从井边滑落至底。
卢安丢了棒子碎了一口唾沫,清理了他来过得痕迹便走了。
妙春被水淹没,无法呼吸。周围的空间狭小无比又生了青苔,滑溜溜地没有一样能让她攀附的东西。一滴泪溶进了被她带起翻腾的水里,最终水面平静如镜。
魏无羡叹息一声她的悲惨。
但她还没有彻底“死”去。
她的怨念成为灵魂的载体,身在阳间大道,走的是阴间小路。
此时她只是一只小鬼,做不了任何事。她四肢轻盈,就爬上了水井,便看见自家小姐扶在井边撕心裂肺地痛哭着,卢安既在她旁边劝道,“世事无常,若水小姐请节哀吧……”
妙春就站在他们旁边,看着一个人哭,一个人假哭。
她突然双手握拳,一只手带着愤怒锤向卢安的脸,身体却像是空气,透明的穿过了他的头。
妙春吃惊地抽回了手,看见善若水哭晕了过去,想扶也扶不住了。
魏无羡哀叹一声,又骂这卢安不是人。
妙春的尸体被埋葬,善若水的身边只剩下了一个衣冠禽兽,本人不觉,也未怀疑过卢安的为人,相信了妙春只是洗衣时不小心掉进去的搪塞理由,伤心欲绝时答应了卢安的提亲。
妙春从头到尾只能看着他们,心里积怨却无计可施。
正当魏无羡以为回忆就这样结束了的时候,没想到后来的发展更加出乎意料。
卢安零彩礼娶了善若水,整个婚礼都只有附近受过善若水恩惠的村民来参加,热闹却冷清。
洞房花烛夜时,妙春仍是站在房间的角落,看着卢安用喜秤挑起善若水的红盖头,停止跳动的心忐忑不安。
善若水还是带着那白色面纱,红白两色极度反差让卢安十分不舒服,他道,“我可以摘下来吗?”
穿戴着凤冠霞帔的善若水摇摇头,又点点头。
卢安再问,“可以吗?”
犹豫一会,善若水点头。
卢安和要拆礼物的小孩一样兴奋,他激动地抬手缓缓掀开善若水的面纱,整个过程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魏无羡,都觉得窒息。
面纱褪下,卢安突然惊叫了起来,在一边旁观的妙春的吓了一跳。
魏无羡更是吃惊。
‘医仙’遮得严密的面纱下,不是众人幻想的盛世美颜,而是一张不能用丑、只能用恐怖一词才能形容的脸!
她的双眼深凹无神,没有鼻子,皮肤溃烂到白骨都露了出来。但是看得出,这些都是陈旧的伤口。
卢安大喊起了怪物,善若水连忙用袖子挡住了脸,像是哭了。
妙春纵使再是吃惊,也看不得自己小姐如此伤心。卢安像是杀红了眼,从桌子上拿了剪刀,朝毫无防备的善若水刺了过去。
妙春大喊一声“不要!”,身体却比嘴更快冲了上去,打开臂膀挡住即将落在善若水身上的锐器。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卢安的手穿过了妙春透明的身体,剪刀直直戳进了善若水的身体,疼得她尖叫起来。
那张脸痛苦起来的模样和冤死的猛鬼一般恐怖,卢安吓得压住善若水的身体,用剪刀狂戳身下的人,直到她的鲜血溶进鲜红的喜服,再也叫不出来,手上的动作也仍是不停。
妙春无力地哭着,善若水身体受了百来下锐器戳刺,痛苦地死了。
事后,卢安扔下剪刀,脱了沾了血液的喜服,酿酿呛呛地在宅子里翻找了许多值钱的东西,最后离开前点了一把火才跑得放心。
老天像是疼惜主仆二人,大火刚起没多久就被一场大雨浇灭了,宅子才得以保存。
魏无羡感觉神经飘忽,眼前一黑,他才看清了久违的一张脸。
“二哥哥!”他抱紧蓝忘机的脖子猛蹭,周遭的人不忍直视。
蓝忘机面色依旧,等他在他身上像狗一样又咬又嗅又蹭完了之后,才道,“你看到什么了?”
魏无羡一一道来,简短明了。
金凌唏嘘一声,妙春像是重温了一遍,痛哭起来。
她道,“就算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小姐也依然没有想过要害任何人。婉儿城是受她影响,由那些百姓的魂魄化成的,男客也是。”
金凌不懂,魏无羡解惑道,“意思就是,这座城并不是什么会害人性命的怨鬼城,男客是路过,自愿中招的。”
金凌道,“中招?中什么招?”
魏无羡和蓝忘机相视一笑,暧昧不明地道,“相思。”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善若水济世救人已修得道骨,情劫即是她的最后一劫。渡之,羽化登仙。惘之,则困于无间。
在断气的最后一刻,她没有埋怨,也没有丝毫怪罪于卢安,而是在自责。
不嗔不恨,此亦道矣。

——————————————————————
有毛病的一章。
副本要结束了嗷。
改了一下最后一句。x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