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十三)

#主cp追凌 狗血恋情系列
上次看魔道不知道是多久远的时候了,再刷一遍发现这里bug百出,真是丢死人了!(捂脸)
不想改了,随便吧。









十三、
蓝思追背着江澄追来,眼前一行人就望着被困在圈里的妙春出神,错过一个亿的蓝思追一脸懵。
待给他讲了整个剧情后,他惋惜一叹,忽似想起了什么,偷瞄一眼身旁的金凌,耳尖捎上红晕。
金凌没察觉他的视线,道,“所以,男客的死都是被医……善若水的思念之情所波及,沉睡在美好的梦境里直到死去?”
魏无羡点头,道,“要解决这个麻烦,解铃还须系铃人了。”
蓝思追惊讶道,“原来世间还有这种孽缘。那要到哪去找那个负心人?”
魏无羡干咳一声,其实他一直都觉得他和蓝忘机在一起就是孽缘。他瞅一眼面无表情的蓝忘机,放心道,“这个我也不知了。”
妙春闻言抬头,一双哭红的眼盯着他们,激动道,“我知道我知道,我暗地去找过,他就在兰陵城中,用从我们那拿走的钱财从了商,已有妻室……”
金凌心念一动,袖下的食指细微地抽搐两下。
还是得回去。
江澄仍没有要转醒的迹象,魏无羡知道这些事对他打击太大,并没有强行叫他起来。金凌对江澄还留有余悸,蓝思追便代劳扛着江澄,一行人带着妙春的魂魄快马加鞭赶往兰陵。
金麟台下的街市似是永远都奔腾不息的长河,人来人往,鱼龙混杂,从早到晚都是繁华似锦的场面。
金凌身上的金家校服就是这里的高级令牌,人人见了都要礼待三分,一行人只需在一旁等待半刻,金凌跑上去随便问几人就知道了卢安的下落。
他做起了丝绸生意,虽然表面是个光鲜亮丽公子哥,与其他富豪商人并肩而行,内地里却是个经常克扣工人工钱的人渣老板。人们对他的口碑评价层次不齐,好的极好,差的极差,还有传言说他酒后强行与一个丫鬟同了房,搞大了人家的肚子,最后被家里的正妻逼得悬梁自尽。
这不堪入耳的丑闻真不敢相信是个人干的。魏无羡和金凌站在这还算富丽堂皇的店面前,门口上的牌匾上写着“卢氏绸料”,一股恶心感直上两人心头。
两人一前一后步入店内,店内柜台老总管眼尖,在他们进门的时候就盯住了金凌的金星雪浪校服,整顿了笑容从几位打团的客人中挤出来,移到两人面前,笑道,“二位可要选些什么缎子?小店刚进了新纺的天蚕雪绒,料子极佳……”
金凌忙道,“打住。我们是来找你们店老板的,可否引个路?”
老总管一愣,金凌一个半大不小的小孩模样,再看看他身后的黑衣男子,一双眼明亮如星,却在与他对上视线后传来了森森寒意,他打了一个寒颤,道,“二位请跟我来。”
两人跟着老总管绕到了店后面的阁楼的内,禁闭的房门里传出莺歌燕语,还有男子的欢笑声。
老总管敲敲门,道,“卢公子,有客人来访。”
房内的嘈杂声停了下来,有人道,“进来吧。”
老总管欠身一下退了出去,魏无羡和金凌面面相觑,金凌带头推门而入。
房内有一桌酒菜,几位娇娘子正绕着和魏无羡记忆中一样恶心的男人劝酒。卢安见来人不凡,轰退了她们,站起身礼道,“不知两位贵客特意来寻卢谋,有何贵干?”
魏无羡冷笑一声,取下腰间的锁灵袋。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着要出来,从他手里滑落蹦到地上,封口的绳子被强行冲断,一团黑影朝卢安那边猛得飞了过去!
卢安避之不及,被黑影推着撞到身后的墙壁上。他想要挣脱,却在这团黑影化出轮廓后大惊失色。
妙春正单手钳着他脆弱的脖颈,面露凶相。
他大惊,边挣扎边喊道,“是你?!居然是你!为什么是你?!”
妙春现在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看似纤细的手臂力量惊人,捏爆卢安的头都是一掌收合而已。
但她现在要带他回去见一个人。
她道,“呵,你对小姐做的事我全看在眼里,要不是还需留你一条小命,我早就捏爆你的狗头!”
卢安脖子上的手收紧了些,足以让他面色发紫无法呼吸。金凌皱眉,魏无羡觉得太过,打断道,“姑娘手下留情,还是尽快做完眼下的事为好。”
妙春冷哼一声,一甩手将卢安重重摔翻在满是菜肴的桌子上。顿时餐盘四溅,卢安捂着脖子痛呼一阵,看着妙春一步一步又朝他走来,道,“你们要做什么?!离我远点!离我远点!”
魏无羡觉得他太吵闹,一掌劈向卢安的后脑勺,此人便昏了过去。
妙春道,“有劳了。”
魏无羡道,“不谢。”
考虑到还在昏迷中的江澄,蓝忘机和魏无羡将他送回莲花坞,蓝思追和金凌负责扛着卢安去见善若水。金凌想反驳这诡异的分组,魏无羡驳回道,“你们两个一起,不会被‘医仙’波及的,放心去吧。”虽然他们也一样。
于是他们还是分路行动了。
金凌不想背一个人渣跑那么远,蓝思追任劳任怨扛上卢安,大小姐则收好妙春的锁灵袋,为图方便,两人选择御剑飞过去。
蓝思追将卢安放好在善府门前,妙春不知从哪舀来一瓢清水,一把泼了上去。
卢安被凉水泼得一激灵,立马挣坐了起来。微微察觉到这里是哪之后,大叫着要逃跑。
蓝思追见状将他降服在地,卢安大喊道,“少侠!少侠放过我吧!让我离开……让我离开这!!求求你求求你……”
金凌冷哼道,“你做了什么好事你自己心里清楚,像你这种人死一百次都不够!”
妙春同仇敌忾,道,“等会让你见了小姐,我就马上杀了你!”
卢安像是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浑身一抽搐,挣扎地更加厉害,哭道,“不要!我不要见那个怪物!让我走!让我走!”
妙春微楚秀眉,一脚踢到他的印堂之上。力度之大,卢安立马就停止了动作,歪头倒了下去。
金凌见他不动了,道,“你不会把他踢死了吧?”
蓝思追闻言立马松了钳制,站到金凌身旁。
妙春道,“这种人,死不足惜!梦里他会和小姐相遇的。”
金凌皱眉,“不管他了吗?”
妙春道,“不会死的,放心吧。”
蓝思追道,“你不恨他了吗?”
妙春呵道,“怎么会?我恨不得拔了他的皮抽他的筋喝他的血!”
——那为什么不杀了他呢?
因为善若水从未恨过任何人。
金凌与蓝思追对视一眼,妙春双眼突然放光,笑道,“两位可是很有缘分呢!”
追凌同时表示疑惑。
她道,“有缘有分,何不再自问内心到底是怎样的呢?”
这样早些发现,也不会相思那么久了。
金凌忽然想起他的梦境,还被蓝思追亲自撞破了这小心思,现在只想刨个坑把自己埋了。
蓝思追看着他的脸忽白忽红,会心一笑。

将剩下的交给妙春,终于离别了那荒芜的地方。金凌打算先去莲花坞向舅舅请罪,蓝思追坚持要送他,无奈只好一同前去。
金凌伫立门前不敢进去,蓝思追在他身后,柔声道,“怎么了?”
金凌指尖搅紧衣角又松开,心情低落了十分,道,“……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反抗舅舅。”
蓝思追笑道,“别怕,好生同他解释就可以了。”
金凌再抬头,像是鼓起了勇气,终于打算推门而入。
而在他的手落到门板上时,蓝思追抢先拉住了他。
金凌略微震惊的回头看他,恰好与他四眸相对。
蓝思追抿唇,道,“下次见面,一起去江南吧。”
金凌双眸微缩,蓝思追的手从他手上滑落,他的手中便多了一样圆滚滚的物什。
还是那玉玲,璎珞却是蓝色的。
他不解地看着手中的东西,蓝思追道,“其实我托魏前辈做了两颗。你的不是丢了吗?我一直没用,你留着吧。”
金凌反应过来。的确是的。那一晚过去,他只找到蓝思追的,没看见自己的。
还以为一直在身上,结果丢了也不知道。
他收下了,点点头再要进去。
这次蓝思追没拉他了,等金凌消失在越来越小的门缝中,才掉头离开。
金凌握紧手中的玉玲,长长的缓了口气。
“下次再见面,一起去江南吧。”
他羞红了脸,用疾步带来的清风缓和自己滚烫的脸。
殊不知,两人再难相见。


——————————————
刀刀刀真的刀了!!吧。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