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十四)

#主cp追凌 狗血恋情系列
ooc有
时间线归位注意!!
及冠礼步骤我瞎编的注意!!!





十四、
蓝思追找了一个清净些却能清楚看见礼台的地方坐下,静待片刻,所有嘉宾入座,启礼。
江澄身着紫色盛装,乌丝一反常态束上严谨的发冠。他的脸呈上了一丝沧桑感,却比以前更有威严之态。
他是此次及冠礼的主持,又顺理成章的担任了“赞冠”一职。礼钟被敲响,沉闷的种声扩散至全场,宾客们安静了下来,齐齐瞩目礼台。
江澄步上礼台中央,身旁站着手端金色发冠的礼官,身后便是金子轩与江厌离的牌位。他的声音清厉却浑厚了不少,干净又不失成人稳重,道,“五年前,金宗主金凌登位,有贼人欺他年幼,妄图将他变作傀儡,便于幕后操控金家。”
他口中的“贼人”当然是指三年前被江澄清理门户的金家长老 。众宾客倒抽一口凉气,原来如此。
江澄杀了金家长老的事迅速在修真界飞传,许多人不清楚内幕,私底下脑补了许多版本。最广为人知的便是“江宗主怕金家长老成为金凌仙首路上的绊脚石,所以先下手为强,扫清隐患。”现在真相大白,众人仍是不明白。
既然真相是这样,为何当初不出面辟谣,反而任由谣言猖獗呢?
蓝思追神识恍惚,陷入了沉思。
分别之后,他心里清楚明白以后再见面是不可能了,为了填满内心的某处空缺、或者是缓解莫名传来的疼痛,恳求含光君传授于他清心决,每天都练习到精疲力尽无法思考的地步为止。
他单手扶额,缓解眉心的疼痛。
——在我不闻世事企图忘记对你的感觉时,你到底在经历什么呢?
在他闭眼沉思时,江澄的声音继续响起,“老天有眼,他们的计划并未得逞。而通过金宗主的不懈努力,五年后,兰陵金氏终于重振雄风,实力在过往的基础上得到飞跃,再登百位仙家之首!”
顿时台下响起如雷之势的掌声,蓝思追只得脸色发白的跟着鼓掌 。
待掌声停下,江澄再寒暄几句,乐起,行及冠礼。
众宾客的视线聚焦于登台的金凌之上,蓝思追更是目不转睛地望着。金凌长高了不少,却比起以往瘦了许多。肤白胜雪,面容清丽姣好,眉间的朱砂一点似是雪地里盛开的梅花,夺人眼球。他身着品质极佳的金丝礼袍,面料之上有用黄金抽丝的金星雪浪暗纹,腰带上有各种成色极好的玛瑙玉石装饰,脚踏金云滚边步履,其华丽程度令人目瞪口呆。金凌没有笑,眼神清明却没有焦点。
蓝思追觉得这样的他无比陌生,但他还是他,不可能成了别人。
心里一阵熟悉的绞痛,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礼官道,“一式:跪天地。”
金凌手持家仆送上来的万年青,整了整宽大的礼袍下摆,跪上早已准备好的蒲团,朝天地一拜。
礼官道,“二式:拜上亲。”
江澄扶他起身,转向背后的两个灵牌,再跪,再拜。
礼官道,“三式:行冠。”
金凌跪好不动,江澄取过礼官手端的发冠站到金凌身前。金凌微微颔首,江澄仔细地给他戴上,再插上一枝万年青,道,“嘉祥之日,与汝加以成人之服饰;请弃汝童子之志超,是以成人之情;守威仪,养美德;祝君寿无疆,大福大禄。特赐君字:兰。”
金凌拱手,一扣头,道:“谢舅舅。”
礼官道,“礼毕。”
金凌起身面朝台下的宾客,似是望见了黑压压人群中的一席白衣,双眸微缩,有了神情。
蓝思追知道他在看到自己了,不禁心脏猛得一跳,站起了身来。
逢时,金凌身旁的江澄察觉了情况,轻轻地发出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干咳声,金凌马上收了视线,别过眼不再看。
蓝思追见状,刚刚才有了波澜的心沉了下去,缓缓地坐回了座位。
礼钟沉闷的声音再次传来,菜肴已在行礼的过程中陆陆续续上齐,名家舞剑助兴,是开席的时间了。
席中渐渐地开始热闹起来,垂涎已久的佳肴终于人口,再赏舞剑,纷纷竖起大拇指赞扬。蓝思追再无食欲,出于礼貌,也动筷子食用了少许。同桌的人知他是蓝家门生,并未强行向他敬酒,几人寒暄几句,便忽略他敞开肚皮喝起了酒,蓝思追也好脱身了些。
他也没在席中乱逛,又不舍早早离去。忽见金凌正在一桌桌地敬酒,刚想上去打声招呼,就望到了他身后不远处的江澄,正死死地盯着他。
“别打金凌的主意。”
蓝思追打消了念头,甚是失落。
金凌当然早就发现了不远处的蓝思追,却因身后有舅舅的监视不敢上前去。正在绞尽脑汁思考脱身的方法时,忽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陶瓷破碎声。
众人目光投向声源处,竟是一个混进来得小厮喝醉了酒,抓住了金家的一位女仆调戏。
本来这件事用不着江澄出马,只有位家仆要上去拿他。那人却会几门拳脚功夫,打飞了前去的家仆,扰乱了酒席上的秩序,还要撒酒疯打人。江澄只得暂时放松了对金凌的看管,转身去管制。
金凌瞅见了机会,冲到蓝思追的身前,拉住人撒开腿就跑。
蓝思追被他带的一懵,绕来绕去绕到了万花丛生的后院去。
这里的假山高耸,还有清泉徐徐流下,声音清脆好听。金凌将他带到假山后,还不等蓝思追喘气,上去就逮住他的衣领强行让他微微弯腰,唇与唇紧紧相贴。
蓝思追被他的举动惊地如雷轰顶,理智地要推开他。而对方的手臂却缠上了他的脖颈,努力地让自己挂在他身上。
他被金凌一用力逼退撞到假山上,硌得他背一疼,看到了眼下双目紧闭的人,长长的睫毛蝴蝶振翅一样地颤抖着,不由地回抱住他的腰,顺着他的唇,舌尖滑进并未防备的陌生口腔中,与另一条交缠。
两人仿佛干柴烈火,脑子里只剩噼噼啪啪的火星在飞舞。告别了唇舌,蓝思追湿润的吻从金凌挂上津液的唇角离开,干净纤细的脖颈上喉结上下滑动着,蓝思追禁不住诱惑,像咬苹果一般轻轻咬住,后而又爱怜地舔吻他咬过的地方,再向下亲吻直到锁骨。
金凌双眼迷离、大脑放空,平稳地接受他带来的快【】感,自己主动解了腰带,内里的衣服散开,华丽的衣衫堆在他弯曲的手臂之上,露出玉白的肩头,圆润诱人 。
蓝思追放开被他吻得一块红的锁骨,抬头想再吻金凌的嘴唇时,却看到他此时的模样,突然神智清醒,下意识猛得推开他,自顾自道,“不行不行……不能这样……”
金凌被他推得一懵,才想起自己刚刚做了什么,顿时脑子里炸开了锅,迅速穿戴好自己的衣装,转过身蹲下将脸埋到双腿中疯狂喃喃道,“我的天啊我刚刚做了什么?!”
——我们肯定是在做梦!
——————————————————
emmmm。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