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十四中)

#主cp追凌 狗血恋爱系列
分两部分。写到石乐志。
一直下雨老寒腿犯了疼得语无伦次。



十五、
“金宗主!”
金凌猛得从地上弹起来,蓝思追生生打了个寒颤。他从假山后面窥视一番,江澄已经处理完了事件,他早就知道他们去私会了,正怒不可遏地提着紫电来寻。
金凌吓得腿脚一软,但还是手脚匆忙的给蓝思追正了正衣装,边把他往后门推,边疾道,“快走快走,被发现了可不是一条腿就能解决的事!”
蓝思追却站住纹丝不动,钳住他慌乱的手腕,皱着眉问道,“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金家长老欺负你?要把你做成傀儡?”
金凌闻言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垂眸若有所思的模样。蓝思追怕他逃避问题,趁他不注意抓住他的肩膀,坚定地道,“告诉我。”
不知是不是他的语气,还是他搁在肩膀上的手给了金凌勇气,他抬起眸来,已经弱冠的他其实很久都没哭了,现在却红了眼眶,微微启唇似要吐露什么。
好死不死,江澄的声音靠近了,他语气里盛满了怒火,厉声命令道,“金凌,快给我出来!”
金凌入梦初醒,终于把蓝思追推搡出了后门,可蓝思追仍不放手,紧紧抓着他的袖角不愿撒手。他无奈,江澄已越来越近。他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硬是摆出了生硬的微笑。他安慰他道,“没事,这些舅舅都已经帮我摆平了。今后我会更加努力,坐好这个宗主之位。你快回去,不然真的走不掉了。”
蓝思追知道他是硬撑,但在这个情形之下他还死缠着不放的话就太自私了。虽然他很想缠着他,能天天都在一起,不用忍受相思之苦。
多年来修得的清心决在他心里没了踪影,他的心在狂跳,在哀嚎。依依不舍地放了手,临别前再看一眼,踩着佩剑凌空飞走。
金凌爬在门板上松了口气,背后却突然传来森森寒意,让他汗毛悚立。
江澄看清了他玉白的脖子上的点点红印,登时怒火中烧,提着他的衣领把他翻了个身,重重的摔在面前的墙壁上。
金凌被撞得一恍惚,才想起自己的衣服还散着,慌忙理正。
江澄勃然大怒,“不知羞耻!”
金凌眼皮狂跳,连骨头都在打颤,身子还是坚强的保持被逼在墙角的最初姿势。
——他最怕的还是舅舅。
他努力让自己停下颤抖,道,“舅舅……你听我解释……”
江澄厉声打断他,“没什么好解释的!别忘了你曾向我许诺过什么!”
金凌背脊一僵,身子终于不再颤抖了。
……他许诺过什么?
记忆里有个声音哭喊道:
“……我以后再也不见蓝家人了……”
他的瞳孔缩成细小的一点,膝盖一软,重重地跪在江澄面前。

江澄醒了之后不吃饭也不喝水,整个人不似从前,沉沉郁郁地躺在床榻上。
金凌没有挨打也没有挨骂,因为江澄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他来探望他好多次,给他煎药、喂饭,他不吃,面如死灰地望着窗外。
魏无羡听说了只皱眉说句没事,过段日子就好了。
这次金凌再来探望舅舅,却见许多家仆都往外跑,江氏的门生们集中在离江澄住处十几丈远的墨房里,气氛沉重。
有人说,“江宗主又在乱发脾气了……上次路过突然被飞出来的花瓶砸到脑袋,现在还没好呢……”
几个人嘀咕道,“也不知道宗主他怎么了……自从被魏前辈请出去后就变成了这样,时而忧郁时而暴怒,是不是鬼上身了啊?”
“瞎说什么?!不许对江宗主不敬!”
“我就说说……”
“说说说!剪了你这贱舌头!”
“……”
金凌作为一派仙首,偷听墙角固然不好,但事关舅舅,他现在才知道那些事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难不成,舅舅梦里的是外公和外婆?
难怪了,早就听说过舅舅以前的事,他肯定是在气魏无羡扰了他的美梦,又恰巧被自己不知死活火上浇油,还被妙春占据神智差点砍了自己的亲侄子……
金凌心里顿时五味陈杂,又是抱歉,又是欣喜。舅舅就是舅舅,不管他到底是犯了天大的错,也依然没有要舍弃他的意思。
舅舅对他严厉,是为了让他不像以前的自己,在面对困境的时候弱小无力,做不了任何事情。
江澄的房内传出各种打砸的声音,还夹杂着痛苦的嘶吼声。金凌犹豫着不敢进去,混乱的声音戛然而止。
“舅舅!”他猛的闯进门,环视一周。陈列的家具被一一打翻,剑痕、鞭痕触目惊心。而站在被扯碎的帘子后的人,正举着三毒,剑锋直指自己的胸膛。
金凌吓蒙了,箭步冲上去打掉他握着剑柄的手,一把将三毒从纸窗丢了出去,泪水蹦出眼眶,跪在他面前,拉着他的衣角祈求道,“都是金凌的错,是金凌不好。舅舅你不要这样……金凌知道错了!求求你……”
然而江澄不为所动,双眼无神地要出去将三毒捡回来。金凌连忙扒住江澄迈出去的一只脚,站着的人重心一偏,被绊倒在地。
江澄一瞬间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狼藉,瞪红了眼不敢相信。
金凌跪正,飞速磕头,边抽噎道,“我错了,对不起。我不听话,我不该去找魏无羡,都是我的错,舅舅不要丢下金凌一个人……”
最诚挚地道歉总能打动一颗冰冷的心。江澄苦笑一声,也不站起来,就势靠在他打碎的红木桌上,姿态颓废。他叹道,“是我的错……是我没把你教好。”
金凌摇头,急道,“我知道、我知道舅舅这是在为我好了。是金凌不听话,是金凌辜负了您。我向您保证,我以后再也不见蓝家人了,保证听话好好学习……”说着说着他又哭了起来,“……求求您……只要不丢下金凌,做什么都可以……”
这下愣是没掉一颗眼泪,却仍在抽泣。过了半响,江澄才伸手拂去他的点点泪水,笑道,“乖。既然说了,就一定要做到。知道吗?”
金凌点头,如释重负。

————————————————
emmmmmm欢迎捉虫。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