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忘羡】我蓝二也要吸旺仔牛奶(雾)

我蓝二也要吸旺仔牛奶(雾)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剧情扭曲注意,大哥哥蓝二小弟弟羡羡nigun
#短篇发糖

一、
寒冬腊月,刚刚弱冠的蓝二和蓝大步行在云梦大街上。本来是随叔父一同前来参加云梦江氏的节庆宴,叔父却突然有事先回了,剩下的两兄弟才可如此漫步,欣赏人间烟火。
云梦民风淳朴,街面儿上张灯结彩、摩肩接踵,人们穿着新衣裳,逛花灯街,写对联,还有小孩们成群结伴放鞭炮……如此热闹场面在云梦年年上演,两兄弟却是不食人间烟火得久,觉得新鲜。
忽“嘭”的一声,巨大的烟火在他们的头顶上炸开,两兄弟随着人群齐齐抬头,每个人的眼里都盛满了璀璨的星星,炫彩夺目。
新年到了。
蓝大如深潭一般的双眸亦如其他,明亮至极。他心里充满了曾经不曾有过的欣喜,对自家弟弟道,“新年到了,忘机可有什么新年愿望?”
蓝二侧眸似是深思,蓝大兴趣愈浓,侧身等他回答。
等了半响,烟花放完了,人群再次流动起来。蓝二摇摇头,表示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蓝大泄了口气,四处张望了一下,瞧见一处人气冷清的对对联小摊子。灵光闪过,他欣喜地指道,“你看,那家摊子。”
蓝忘机的目光顺着他的手指望去,难得在这人山人海的地方找到冷清的对对联小铺,摊主正托着腮,一脸苦愁。
想来是平时没什么收入的人,乘着节庆日来摆摊赚点孩子的压岁钱,但落了个空亏。
蓝忘机懂了意思,点头道,“兄长是想让我们去,既得了趣,又能让那人得以相助。”
蓝曦臣点头,道,“懂我者忘机也。”
蓝忘机也点头,打算带路去。
可刚迈出脚一步,他便听到了一个小儿的哭声。
修者五感极佳,在这喧闹的环境下,一个小孩的哭叫声未眠太过突兀。可那声音太小,普通人基本是听不到的,蓝忘机停了脚步,回头看一眼。
声音来自两人身后的深巷内。
蓝大道,“或许是哪家小孩在哭闹呢?走吧。”这声音自然也逃不过蓝曦臣的耳朵。
蓝忘机侧耳倾听,“还有其他的声音。”
狗吠声。
两人赶到生源处时,哭声已经停止了。面前的一幕让蓝忘机记忆深刻。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被几只野狗围在墙角,瘦小的身子被冻得通红,小脸不知道是哭的还是被冻得红红的,双眼含泪抱着自己的小腿,哭得梨花带雨。
竟是被野狗们欺负摔伤了小腿。
小男孩见了人来,如视救星,吸了一下鼻涕,哭喊道,“大哥哥,帮帮我!”
蓝曦臣刚要出手,但见寒光一闪,避尘携着杀气飞去,野狗们被吓得呜咽一声,结伴夹着尾巴跑了。
蓝忘机刚召回避尘,小男孩便无视自己的伤跑过来扑倒了蓝二的腿上,抱得死紧。
他洁白的棉衣上被小孩不知在哪抓过的手糊的一坨黑。蓝大知道自家弟弟生性爱洁,不禁开始担心他会不会生气云云。
但他明显是想多了,蓝忘机不但没有生气,还蹲下来查看起他的伤口。他近乎ooc地替小孩拂去泪水,柔声道,“你的父母呢?这个伤很严重,不能拖。”
只见小男孩圆溜溜地双眸泪光闪烁,手还抓着他的衣角不松,垂头不语。蓝大心生怜悯,明白了情况,也蹲下来与他平视,道,“有没有去处?没有的话就随我们一行回去,先治好了伤再说。”
小男孩轻轻点头。
蓝忘机看了一眼自家兄长,对方是认真的。
好吧。
他腿上有伤,走一步便鲜血狂飙,蓝忘机居然主动抱起小男孩,任凭自己洁白的校服被染上血污,途了快径,寻了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御剑飞起。
小男孩还是头一次见这种仙术,双眼放光道,“大哥哥你好厉害!”
他在蓝忘机好怀里撑起身体向下一脸惊喜地望着。当初刚学御剑飞行的仙家小子们见了这么高都吓得双腿发软,他竟然还在笑。
蓝忘机不表示什么,只是抱他抱得紧了些。蓝大摇摇头,兴许只是这小孩碰巧胆子大,好奇心重。
想了想,问到了最关键的一点上去。他道,“小朋友,你可记得自己叫什么?”
小男孩抓了一把云,那雾气便从他的指尖流走了。他没有惋惜,再抓了一把,回答道,“我叫魏婴。这是娘亲给我取的名字 。”

————————————tbc
真的糖。
目的是我想看蓝二吸幼羡(拖出去打)
要是过年的时候发,说不定年味都要浓重些——这些都无关紧啊嗯
谢谢帮我抓bug的人呐谢谢!已改√

评论(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