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忘羡】我蓝二也要吸旺仔牛奶(雾)二

我蓝二也要吸旺仔牛奶(雾)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剧情扭曲注意,大哥哥蓝二小弟弟羡羡nigun
#短篇发糖

二、
蓝二刚上完早课,直径去的不是寒室,而是昨晚给小魏婴安置的房间。一路上要绕不远的假山水池,蓝忘机一脸正禁走着,难免暗中思考着什么。
他昨晚睡得好吗?看了看伤口伤得确实是太严重了,今早也得换副药。也不知他现在起来没有。
可能是太久没有生人造访过云深不知处了,全仙府上下都好奇得很,连过路都选着绕远路看看昨晚含光君和泽芜君带回来的小儿,可是他现在尚未从梦中苏醒,只能看看紧闭的古朴纸门了。
几位路过的门生没得新鲜,瞅见了不远处的蓝忘机,行礼道声“含光君”便匆匆离开了。蓝忘机头也不回,径直推开门,房内安安静静的,还残留有昨晚怕他睡不好点的安神香余味。
蓝忘机生平还是第一次这样待人,连自己都有些惊讶。他无声踱步去往床榻边,轻轻揭开淡青色的床帘,干净的小儿便软软地睡在塌上,身体随着呼吸微微起伏,毫无防备地任人窥视。
或许是一见如故,他总能从魏婴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上一代的原因让他的童年冷淡至极,那段只能跪在母亲门前弹琴请求她开门再看看自己的日子真的非常难过,为什么就不能像其他的父母一样,日日夜夜陪着孩子欢笑,让他也有个和人无异的童年。
——蓝曦臣亦是如此。
造化弄人,他们没有,魏婴也没有。
小魏婴的小腿被纱布缠得严严实实,但还是有血液浸出的痕迹。蓝忘机微微皱眉,看一眼睡得不知人事的小人,决定先给他换了药再说。
他坐到床脚,轻轻地拆下旧纱布,处理过的伤口看起来比昨晚舒服了许多。他擦拭了周围的脓水,换了药,再缠上新的纱布。全程魏婴除了擦拭脓水时不舒服的哼哼了几声,之后翻了个身,还是没有转醒的痕迹。
蓝忘机给他盖好,再转身出门。
可是回来时,本来清净的地方顿时炸开了锅,小儿的哭声响彻云霄。
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一时间全府上下听了这哭声纷纷赶来看发生了什么。蓝忘机端着一碗菜粥,听了动静疾步赶去,这里已经排满了弟子。
弟子们见了来人,道“含光君。”
虽然人多,也只有几人悄声交头接耳而已,只听房内蓝曦臣正在劝慰小魏婴,小人除了声音渐小,也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架势。
蓝忘机知道这下肯定惊动了叔父,下午得去赔罪了。他一句话轰退了聚集在这的弟子们,跨门进去。
蓝曦臣见家弟赶来松了口气,蓝忘机将碗交给大哥,还没靠近床榻就被一个熊抱扑的一个酿呛。小魏婴停了哭闹,将脸埋在他腿间抽噎着,可怜兮兮小人儿一个。
蓝忘机先是一愣,才伸手抚摸他的头顶。
蓝曦臣见状如释重负,调笑道,“小魏婴还真是黏你呢。”
蓝忘机将魏婴扶回床榻,以他现在的伤势还不能下床呢。二弟不动声色的红了耳朵,接过蓝曦臣手里的碗,道,“莫要取笑我了。”
他继而对双眼朦胧的小魏婴柔声道,“可是饿了?”
小魏婴点头,蓝忘机便坐到床边,用勺子舀上少许吹了吹,再喂他。
蓝曦臣在一旁会意一笑。看来忘机真的很喜欢小魏婴呢。
他道辞道,“昨晚回来得匆忙,还未对叔父提及此时。我现在就去,你留在这照顾魏婴小朋友便是。”
蓝忘机点头,大哥拂袖而去。
蓝启仁虽有些不满,还是同意将小儿留了下来。这下云深不知处算是热闹了起来,每天都有弟子去探望受伤的小猫儿。小魏婴不仅长得漂亮可爱,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惹人喜爱,还伶牙俐齿得厉害,逗得人破笑三分。蓝启仁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只是双壁捡回来的小东西而已,又不是蓝家人,便随他去了。
可是等他腿脚好了之后,除了黏蓝忘机越发严重外,整个云深不知处都成了他的游乐场,这里爬树那里刨水,摘花拔草像个无恶不作的小坏蛋。这下蓝启仁可真的看不下去了,不顾两兄弟开脱,罚小魏婴和蓝忘机一同在藏书室抄家规,顺便正正这小孩的野性子,还可教的几个字。
但对魏婴来说,能和蓝忘机待在一起,做什么都好!
只不过他还是太好动,不愿拿笔写字,就翻那些书本下来玩,又不识字,就偷看过蓝忘机读书的模样装模作样读起来。内容当然也是胡说八道了。
蓝忘机唤他一声,他便屁颠屁颠跑过去黏到他的腰上。蓝二无奈,将他扶上自己的怀中,将一杆梅花笔放到他手中,道,“会拿笔吗?”
小魏婴盯着手中的笔杆上看看瞎看看,点点头,五指握着纤细的笔杆便在纸上瞎画起来。毫无预料到这件事的蓝忘机,刚抄完一份的家规就这样毁了。
他也不恼,给他把笔抽出来,重新放到他的手中,一只修长玉白的手握住一只肉乎乎的小手摆正姿势,一把手一把手地教。
小魏婴看着自己被握着地手做着奇怪的姿势,靠蓝忘机带出来的字修长有劲,漂亮的他兴喜不已。他挣脱蓝忘机的手,企图再按着刚才写一遍,可是没了辅助力量,自己写的歪歪扭扭,甚至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字。
小魏婴的脸瞬间皱成苦瓜,还是得蓝忘机带着他,一笔一笔地写。
蓝忘机便教写,边念道,“规。”
小魏婴跟着道,“规。”
蓝忘机念,“涉。”
小魏婴念,“涉。”
蓝忘机念,“忘。”
小魏婴念,“忘。忘机!”
蓝忘机诧异道,“嗯?”
小魏婴笑道,“我听大哥哥这么叫你呀!忘机的忘是不是这个忘呢?”
蓝忘机点头,道,“你还是得叫我二哥哥。”
小魏婴憋嘴,道,“为什么呀?忘机好听多啦!”他干脆靠在蓝忘机怀里气鼓着嘴,念念叨叨着“忘机忘机忘机忘机”
蓝忘机被整得无奈,刚想出口说这样不合规矩,可此话刚到嘴边他便卡住了,改口道,“我喜欢被叫二哥哥。”
果然,小魏婴这么一听也不计较了,笑眯眯地讨好一般,甜甜道,“二哥哥~”
蓝忘机:“嗯。”
魏婴:“二哥哥二哥哥~”
蓝忘机:“嗯。”
魏婴:“二哥哥二哥哥二哥哥!”
蓝忘机:“把我刚才教的写一遍。”
魏婴:“唔……”
蓝忘机松了口气,心里觉得奇怪。
好在小魏婴聪慧至极,一学就会,又肯跟着蓝忘机这么学习,后来也学得安分了许多,蓝启仁才同意让他常住的事。蓝忘机松口气,打算再教小魏婴一些其他在这里的常识。
两人一直如影相随,现在正腻在一堆学习蓝家大小规矩事宜,但今天的下午,和一往的都不同。
云梦江氏江宗主江枫眠登门拜访,蓝忘机出来迎客,魏婴也自然跟着。
一切本无异常,直到江枫眠看到了蓝忘机身后的魏婴。
江枫眠盯着魏婴看了足足三刻,看得魏婴背后发毛,又往蓝忘机身后蹭了蹭,蓝忘机也会意道,“不知小儿如何惊动您了?”
江枫眠这时才反应过来,礼貌笑笑,小心翼翼地问道,“……令郎?”
“……”蓝忘机卡壳,道,“非也。碰巧撞见他被野狗欺负出手相助了一把,现在常住在这。”
江枫眠恍然大悟,道,“在云梦捡的?”
蓝忘机道,“……是。”
蓝曦臣碰巧撞见这一幕,不知作何感想。
江枫眠又问道,“可知他姓甚名谁?”
魏婴又缩了缩,蓝忘机道,“姓魏名婴。”
江枫眠若有所思,道,“方便的话可以跟我私下谈谈吗?可能非常的重要。”
蓝忘机一怔,点头。他对魏婴道,“去找大哥吧。”
魏婴点点头,跑到了蓝曦臣身边去。
见他出乎意料地听话,蓝忘机松了口气,再对江枫眠道,“请。”
江枫眠礼貌先行,蓝忘机才跟上。
魏婴拉着蓝曦臣的袖角,看着蓝忘机和江枫眠走远才道,“他们要谈什么呢?”
蓝曦臣心里猜到了七分,但并没有说出来,岔开话题道,“要不要学剑法?”
魏婴果然还小,一转脑就忘了事,开心道,“要!”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