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追凌】与君期(十五)

#主cp追凌 狗血恋情系列
这次真是ooc爆表(我没有弃坑)
瞎写了这么久,终于要完了!大概。








十五、
缘,妙不可言。这早已是上天注定,是两人之间扯不断的红线。
再见一面的金凌心满意足,仿佛过往的痛苦都一下子消散了,而诺言也不过是一句话,破了就破了,谁也不能守信一辈子。
金凌鼓起勇气,仰头道,“我喜欢蓝愿。”
这一声微不可闻,夹杂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颤抖。
但这不可能逃过江澄的耳朵,尤其还是在暴怒中的江澄。
他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的头顶,近乎是恶狠狠地道,“你……你再说一遍?!”
金凌大声道,“我喜欢蓝愿!”
他立马低下头去,等着舅舅铺天盖地地骂他一顿或者一顿暴打。可等了半响,江澄一点反应也没有。如果不是他鼓起勇气偷看,差点就以为江澄已经走了,不要他了。
但他还是在这,出乎意料的没有任何反应,也完全看不出有要骂要打的意思。
……
金凌不敢说话,身体开始颤抖。
完了……不会是……
他不敢想。
过了良久,江澄默然道,“随便吧……”
“随便吧……”
他转身就走,语气里尽是叹息。
金凌一愣怔,整个人都蒙了。
舅舅眼中,写满了失望二字。
——失望。
就算是在他最狼狈的时候,快要垮掉的时候,舅舅眼中也从没有过失望二字。
这无疑是对金凌最亮的一记晴天霹雳,轰得他呆驻原地,忘掉了现在该有反应。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该放宽些心,思追儿是个值得托付的人,金凌嫁出去了,你也好放松早点讨个夫人啊?”魏无羡敲着江澄的门窗试图劝说,里面反常的没有一点反应。
蓝忘机负手立在他的身后,白衣白衫无风自动,仙气凛然。
他和江澄还是颇有隔阂,所以选择站在一边旁观。
魏无羡奇怪,扑门上朝里喊道,“师妹——!师妹师妹!”
里内还是没有任何声响,魏无羡终究还是怕他干什么傻事,当即破门而入,就见江澄烂醉在地板上,还有一些空掉的黑陶土泥酒壶在地上打滚。
“师妹!”魏无羡气笑了,想上去把拖起来,却被挥开了手。江澄打了个滚,从地上艰难的爬上自己的床榻,调整了一个舒服的躺姿,缓缓道,“帮我打盆水来……”
魏无羡点头要去,蓝忘机却先他行一步,给二人留下了空间。
魏无羡懂了意思,转身对床上瘫成一摊水的江澄道,“想说什么就说吧,现在只剩我们了。”
得了言,江澄先是哭了出来。他抬手臂挡住自己红肿的双眼,抽泣着哭,像个委屈极了的小孩,以前哭的时候也总有人会来抱着他安慰。
但是之后,该走的都走了,只剩他自己独自拭泪。
魏无羡想像以前一样抱抱他,可是现在不行了,因为早已物是人非,江澄也不是以前爱哭的小师妹了。
只有叫一声师妹,才能让两人仿佛回到从前,还是要好的云梦双杰的日子。
“对不起……”魏无羡听见江澄细微的声音,道,“什么?”
江澄哭出了声,“姐姐对不起……是我没养好……”
魏无羡欲言又止。
这是在对师姐道歉呢。
他试图劝说,“不是……你听我说……”
“呜呜呜呜呜呜呜!”
江澄这下是真的野马脱缰一般的开始狂哭了,魏无羡不得不上去把他按住,一边道,“冷静冷静!这不是大问题!你听我说!”
“啊我去你抓到我脸了!”
“冷静冷静冷静!放下你手中的板凳!”
……
蓝忘机端着一盆水端正地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哭声和打闹声,陷入了沉思。

此时云深不知处下起了小雨,薄雾笼罩仙府周遭,兰室的朗朗书声徘徊在云雾之间。金凌没有待金麟台,他坐在蓝思追房间的门口处,盯着青砖上的淅淅沥沥发呆。
其实他是去莲花坞的路上遇到魏无羡才被拖过来的,一想到这几日堆的破事也应该收拾的差不多了,才放下心在这里待上那么一会。
他不知背后有人盯了自己许久,一张棉毯轻柔的披上他的肩,蓝思追干净温润的声音才从头顶如春雨一般淋下,“天有点凉了,注意身子。”
金凌点头,继续看雨。
蓝思追坐在他身边,呆了一会才敢伸手把他揽过来靠在自己的肩上,心脏咚咚咚跳得飞快,不敢看他的脸。
金凌难得的顺从,疲惫极了一般闭眼,将自己全身心的托付给搂着自己的人。
蓝思追缓过呼吸,他还是担心江澄所说的那些,金凌也闭口不谈,而他有一种直觉,这件事和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金凌不说那也肯定是不想让他知道得太详细,不知是何用意。
但既然差不多确定在一起了,蓝思追觉得这件事他应该知道,两人之间不应该有什么秘密。
他张口欲语,喉结干滚动了几下,终于找到了声音,才道,“金宗主……关于江宗主说的,金家长老的事……可是与我有关?”
金凌睁开了眼,一动不动地,半响才回复道,“你为什么想知道?”
蓝思追义正言辞,“我觉得分别了那么久,还是想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告诉我,好么?”
“……”金凌坐起身来,淡淡道,“我们的关系还没到什么都可以说的地步。”
“为什么这么说?”蓝思追知道金凌在故意躲避他的视线,板正他的肩膀面朝自己这边,正色道,“明明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怕江宗主不高兴吗?还是因为这件事和我有关,所以要故意掩埋?”
“不是……不是的!”金凌被他捏的肩膀生疼,努力想挣脱却是徒劳,干脆放弃挣扎,整理自己的仪容,道,“这件事不关任何人的事,不要再问我了,我不想说。”
蓝思追明了,他是铁了心要守住这秘密。
再追问也是徒劳,不如暂且先放下吧,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
他松手,道,“失礼了。”
金凌抿唇一笑,伸手替他把额前微乱的发丝撂到耳后,道,“没关系,像你这么通情达理的人也不多了。”
“……”
“唉。”金凌托腮,雨已经停了,有鸟雀落在青砖上蹦跳,才让这沉闷的气氛有了些生气。他双眸发亮,似是叹息,又似风轻云淡地随便聊聊,“含光君和魏前辈可比我们苦多了,为什么我还是觉得咱们不应该如此呢?”
——不应该相思、相爱。
蓝思追握住他的手,调笑道,“上天知道我缺一个小可怜来疼爱,所以你就来咯。”
“谁是小可怜?”金凌不轻不重地锤他一下,佯努嘟哝道,“你身边的小可怜还不够多吗,怎么偏偏是我?”
蓝思追拉过他来搂住,轻吻他的耳垂,道,“就像含光君常对我说的:缘,真的是一种妙不可言的东西。”
金凌十分享受这亲密,还是质疑道,“他真的这么说过?”
蓝思追笑了,“没有这么说,不过意思大概是这样。”
——与君相守,吾此生幸甚。



——————————————————————
wwww!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