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烟花试爆炸

这个人已经死了

摸鱼(。)
:“他是一位金枝玉叶的贵人。”

【双玄】小舟已逝,再无沧海

#ooc有
#cp双玄
#r18有
水横天头颅羞耻paly(并没有)
一如既往地烂尾了。

——————————————————————
谢怜法力不支被迫回了自己的身体,独余师青玄面对这绝望。
师青玄闭眼不敢看,后脑突然被重击,随后失去了意识。
贺玄挥开那群疯人,轻轻抬手,那锁住师青玄手腕的铁链应声而断,他楚着眉,还是把这晕过去的仇人提了起来。
他转身要带人出这房间,却是想起了什么,往师青玄脑门上一戳,封锁了他的神识。
这下就不会有多余的人碍事了。
至于师无渡,那无首的尸体已被那群疯人当做什么好玩的玩具一般乱搞,头颅则是被其中一个当做球玩了,仍能从那高高飞起的头颅上看出满是嘲笑的嚣张表情。
再怎么说也是个死人了。手刃了血海深仇的仇人,贺玄并没有感受到期待已久的释放感,反而还觉得某处沉甸甸的,无法愉悦起来。
他提着师青玄衣领的手收紧了些,几乎是恶狠狠地把他打横抱了起来,阔步离开。

师青玄被封锁了神识,贺玄现在就算是当场把他大卸八块也绝对不会有任何反应,既安静又畅快。可他就是下不了手,即使是用最简单的手法掐死他,刚放上脖颈的手使不上一点力气。
放又不甘,杀又不舍。
贺玄静静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深知这张脸最喜欢冲着“明仪”笑,虽然这会让他有时候暂时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他仍是知道——他不是明仪。
看他哭他就高兴,看他笑他就气郁。
贺玄刚平静下去的心又烦躁了起来,解了师青玄的神识,在他恢复意识的一瞬间将他重重击出,霎时间那抵住师青玄的墙便被砸出了一个人坑,坑中的人吐出了一口淤血。
黑影一闪到了面色惨白的师青玄面前,再接上一掌,墙体被破坏,师青玄又生生地飞出了几米,最后倒在砖块与瓦砾之中无法动弹。
过程只有短短几秒,力道之大几乎要震碎他的五脏六腑,可师青玄就是一声不吭,若不是那微微睁开的双眸,贺玄差点以为自己失手没有点中他的印堂。
即使是无意中犯了这么大的错,哥哥死了,现在已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就算被这样对待也是理所当然,他还有什么资格再求情呢?
恰巧,白话真仙的话又在他脑中响起。
不得好死!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他咳出堵在喉间的淤血,声音微不可闻,道,“一切都是我的错,这是我的报应……”
玄贺扶手而立,眼神冷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师青玄嘴角勉强提起,眼泪夺眶而出,露出一个微笑,道“……贺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师青玄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不是在请求原谅,而是已经绝望,是死之前的遗愿,再认认真真地道歉。
贺玄如木桩一般怔在原地,眼眸微缩,眉间竟是放松了。师青玄略欣喜地以为他接受了道歉,对方忽然缓过了神,神色再次凝固起来。
贺玄冷声道,“这话我听得够多了。”
说着已经缓缓走向躺在瓦砾中的师青玄。
师青玄闭上了眼,晶莹的泪水在他沾满灰尘的脸划出几道干净的水痕,砸在冰冷的地面上。他本以为贺玄终于肯出手杀了他,对方却出乎意料地把他拽了起来,让他半跪在面前。
师青玄睁大眼看向他。
黑水玄鬼垂眸看他,道,“给我舔。”
师青玄:“……”

贺玄又回到了那放着他一家人骨灰的房间,疯人们举着师无渡的尸体早已一散而空,他茫然地环视一周,发现两把断裂的折扇,拿起其中一把写着“风”的陷入沉思。
花城与玄鬼通了灵,对方却是来借钱的。
花城调笑道,“这么多钱,你还得上吗?”
黑水玄鬼:“……”
花城道,“看你与我合作的这些年兢兢业业,容你慢些还。风师呢?”
玄鬼道,“放了。扇子我会交给你,麻烦你见到他的时候还给他。”
花城知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便也答应了下来。
黑水玄鬼这家伙,喜欢上仇人就已经够可怜了,再损他就有些不道德了。
花城如是想着切了通灵,寻太子殿下去了。

——————————————
插更双玄,表打我x
咳,鉴于有人问这贺玄表达的感情,我说明一下。
①他是杀他全家夺他天命的人的弟弟,整件事的直接受益人就是师青玄,他对师青玄的恨肯定不亚于恨师无渡。
②我设定的是他在假扮明仪的过程中喜欢上了师青玄,但他因为自己的真实目的不愿意直视自己的喜欢
③仇还是要报的,更何况他曾还有个未婚妻,(同上条)
④特么的车都开了还不是喜欢你还要我怎样!(他只是不愿意直接承认扭曲了事实找一个借口又刚好可以让师青玄痛苦而已!)
以上。